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时事播报
大学生回乡当村官 办合作社带村民致富
[作者:寻甸县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03-06 10:24来源:昆明日报>> 2017年2月28日 >> A07]

  “卢副局长,我已经到村里做过动员了,等到你们开始养蚕,我再组织大家过来学习一次,谢谢您!”杜超峰挂了电话,又开始准备下一次走访农户的材料。杜超峰是寻甸县仁德街道北观社区的大学生村官,一次走访中杜超峰了解到,北观社区雀吃沟村80%的农户都在养蚕,但是各蚕户独立养殖,蚕茧的质量参差不齐、小规模养蚕户没有发言权、整体效益不高等问题都成了阻碍村民致富的“拦路虎”。杜超峰是村里走出去的第四个大学生,他决定要为村里做点什么……

  雀吃沟村有53户人家,虽然距离寻甸县城不到10公里,但村民们世代以种植玉米、土豆简单的作物为生,勉强能解决温饱。2008年,一场技术培训会,把种桑养蚕带到了村里。村庄依缓坡而建,每到夏天,这里连片的桑叶就像一张张绿毯铺满村庄。从最开始的17家,到现在的40家,养蚕的村民越来越多,村民的生活也因为种桑养蚕发生了改变。

  杜超峰就出生在这个小村子,为了生计,10岁那年,父母带着他搬到县城生活。14年过去了,当杜超峰再次回到村里,才发现村民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说:“我们村离县城并不远,但村里的进村道路是去年才硬化的,活动室、路灯、绿化这些都没有。虽然村里只有一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但大部分村民手头却并不宽裕。”

  “产业不仅仅要解决脱贫,更重要的是致富。这样村里才能有集体经济,村里才能一天比一天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杜超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雀吃沟村产业发展的计划——搞蚕桑合作社。为了把合作社办起来,杜超峰开始到村里走访,了解村民的想法。“第一次走访让我感触很深,有的村民因为没什么文化,连自家的账都算不清,而且很多时候中间商把价格压低,村民根本没有什么赚头。”几次走访下来,杜超峰把所有的问题一一记录在本子上,村里的问题远远比他想象中要多。到底要如何发展,杜超峰决定到蚕桑养殖很成功的陆良去看看。

  几经周折,杜超峰联系上了陆良蚕桑局的负责人卢副局长。在几次简单的通话后,杜超峰带着村里的5个养蚕大户到陆良去学习。跳出自己小圈子的村民这才发现,原来种桑养蚕还有这么多门道。回来之后,杜超峰帮村民算了一笔账,但凡通过中间商,村民每公斤蚕茧就要少赚7块钱,差价最高可以达到10块。加上村民养殖管理水平的层次,蚕茧的价格差别也很大。村民刘朴云回来后说:“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难怪村里致富难,村里养蚕问题太多,真希望合作社早点办起来。”

  整合分散资源提高整体效益,才能实现村里养蚕的效益最大化,村民辛苦的劳作才能真正让他们增收致富。小蚕共育、桑地套种、桑地养鸡、发展果桑,这些都是从陆良学习过来的成功经验。杜超峰说:“只要合作社成立,我就准备把小蚕共育先搞起来,只有提高小蚕的成活率才能提高产量。我也和蚕丝厂联系上了,以后厂里直接来收蚕茧,村民的收益会更可观。”

  赵顺祥是雀吃沟村村长,他家在村里养殖规模最大,技术也最好。杜超峰想把小蚕共育的交给村长来做。“我是最支持办合作社的,村里也有80%的养殖户想加入合作社。今年村里的桑树面积又要增加200亩,小杜说还要帮我们请陆良养蚕大户来给我们讲课。”赵顺祥说。

  从种植桑树到蚕虫出丝,只需要四五个月的时间,按照目前的市场价,亩桑一年养蚕收入有6000多元。仁德街道办主任李庆光说:“今年寻甸脱贫摘帽,要脱贫就要有产业支撑。不仅是雀吃沟村,寻甸还有一些村子在养蚕,只要我们先把合作社搞起来,就可以吸纳更多的贫困户进来,抱团致富。”记者杨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