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县情资源
黑彝族祖灵筒的由来
[作者:发布时间:2017-01-13 00:00来源:]

作者:张甫祥

一、远古时候,洪荒前夕,彝族先祖有三,大哥笃啊刀,二哥笃啊稍,三弟笃啊牧。因为家贫寒,娶不着媳妇,年已二十上,还是光棍汉。年末岁毕后,春天已来临。为了生存和发展,三弟先商议,开上一块地,准备种庄稼。今日犁过来,明日到地看,仍然是荒地。明日犁过来,后天又成荒。反复翻三次,依然三次荒。再次翻了后,夜里守着看,到底为什么?夜半三更天,来了一老人,头发胡子白,拿着一铁棍,将铁棍一指,地全翻还原。大哥说要打,二哥说要杀,三弟有耐心,劝住二兄长,近前问缘由。能女吾兹(指老人)说:“灾害要来临,犁地种不成,旱灾三年后,风灾又三年,洪水要滔天,天家要收人,命都保不了,还种哪样田。”吓得三兄弟,跪地求救命。能女吾兹说:“密枝林园里,有棵得螺树,砍倒断三节,将中挖空掉,格肢窝下面,各怀一个蛋。洪水来到时,躲入空筒里,等到小鸡叫,才能出来看。”哥仨都听话,不再去犁地,忙着挖空筒。大哥用泥封,二哥拿牛屎糊,三弟用蜂蜡封。果然不几天,雷雨从天降。风沙刮地起,日昼不停息。七天风雷雨,天塌地开裂。日月昏沉沉,地上没了人,哥仨躲入筒,任随洪水漂。大哥的筒先进水,三天命不存,二哥的筒也进水,七天命也亡。三弟的筒有蜡封,木筒任水冲,头脑昏沉沉,不知多少天。等到水落台,挂在半山岩。岩上有窝鹰,小鹰未睁眼。能女吾兹说:“岩腰有筒木,眼睛朝下看,用爪抓木筒,眼睛自然亮。”小鹰四处找,听到小鸡叫,飞到岩半腰,抓到树木筒,木筒顺岩滚,几下就砸破,啊牧被甩出,大声喊救命,抓岩岩不稳,抓草草又断。岩缝长棵竹,伸手去揪住,心中暗祷告:“老岩竹呀老岩竹,你若救了我,我奉你伴祖宗。”竹子渐伸展,慢慢到岩底。啊牧顺竹梭,睁眼四处望,遍地是逼谷(田螺)。啊牧定了神,就地盖草屋。衣烂披树叶,饿了吃逼谷。转眼秋天到,四处草子熟,啊牧收回家,慢慢变成谷。熬了三年多,实在太孤独,白天干活计,夜晚坐着哭。祖先可怜他,托梦找柏木,做副磨单秋,七仙女下凡来。单秋团团转,歌舞一齐来,有说又有笑,忧愁全丢掉。夜晚下来玩,天亮齐飞走,白天实难熬,哭声又回头。梦中遇祖先,说他实在憨,你喜欢哪一个,围腰把针穿。当晚又来玩,天亮要飞走,七妹挂了针,要飞也不能。从此做夫妻,日子喜盈盈。啊牧畔庄稼,七妹做衣裳。生活甜如蜜,没有忧与愁。二十已超过,三十又快到。三男又三女,一家真热闹。旧欢不长久,新愁又来到,三男是哑巴,三女不说话。男的哪里讨,女的那里嫁,人类要绝灭,天地要变卦。能女吾兹到,开口来指教:“找来粗砂石,打好磨一盘,啊牧背上扇,背了上东山,七妹背下扇,背了上西山。两边一起滚,滚到两山脚。若是磨合拢,兄妹可成亲。若是磨不合,人类就灭绝。要孩子说话,砍竹子来烧炸。”样样都照办,来个试试看。天不负人意,两扇磨合拢。兄妹成了亲,人类又更新。大年三十晚,爆竹响连天,大儿和大女叫阿咪阿母,坐在火塘上方,后来是白彝族的祖先。二儿和二女叫阿登阿咩,坐在火塘左,是黑彝的祖先。三儿和三女叫阿爹阿妈,坐在火塘下边,是汉族的祖先。人类代代传,祖孙辈辈兴。人世千万年,直传到如今。友爱又和睦,天地日月新。

二、彝类先祖笃啊牧,心好又善良,诚实有远见。听仙翁指教,砍了得螺树,挖空躲天难,不知多少天。竹子拉一把,生命就得救,自从那以后,各支彝家人,岩竹做灵牌,木筒做祖灵。一代送一代,一朝传一朝。人丁逐渐多,代代有进步。生产有发展,生活不断有改善,意识更更新。不论大小彝族村,都有密枝园。不管支系大和小,都有祖灵筒,又有祠堂山。到现在为止,寻甸黑彝31支系,都基本保存。据我高弄濮(姓虎张)历史记载做大斋就有12次,最后一次是1950年,到1962年中央七次人大会后也准备做,由于“左”的影响而夭折了。黑彝,不管做烧百解,死人做祭,或是做斋超度亡灵都必须要用个小鸡来叫着。古人说鸡不叫狗不咬,天都不会明,现实说的是雄鸡一叫天下白。

史迹拾遗

三、祖灵筒内装有什么?因随时间流去,人丁又发展,树木逐渐少,得螺树长不大,后来换化桃树做祖灵筒。本支祭祖超度,有几辈人,就要做几对小人,材料用墨石,男的金丝串,女的银丝串。古人说:男值三千,女值八百,重男轻女。做好后,用得螺树木板做盒子装。其次还要用铁打两套小型的家具和农具,同时装进祖灵筒。为了防止蛀虫、起锈,就用獐子皮缝成口袋装,再装入祖灵筒内,祭祖超度时间,一般都是一轮甲子,条件差的就不一了。一般都是虎年虎月虎日开始做,多数是七昼夜,短的也是五昼夜。同时要宰牛、猪、羊、鸡数只供奉。毕摩要有高首,总的不少五人,最多的十几人。

四、彝姓背诏濮(姓何)他们家族,有河口米德卡、石洞门,他们的祠堂在鲁嘎的啊石洞坡对面红岩下面。彝姓背支濮(姓毕)他们的家族,在马街的汤郎,鸡街海桥嘎、戈落,禄劝高衣布,祖灵筒和祠堂在戈落村背后岩洞。他们两支系,几百年来,既不祭祖超度,又不晾祖。为什么呢?说起来话也长,在奴隶社会,每做一次斋祭祖超度都要杀人祭祖。随着时间的流过,社会不断进步,科学不断发展,人们思想认识不断提高。所以,不能学远古时候一样杀人祭祖。故此,一不做大斋祭祖超度,二不晾祖,三就任何人都不敢去祠堂内看祖灵筒了。总之,彝族(黑彝)的祖灵筒,传说就是啊牧因木筒和岩竹救了命,自从那以后,竹子为灵牌,木筒为祖灵而继续至今。

【注:材料来源:何天培、毕国寿、李如春、张开祥(老毕摩)、张廷春(教师)、李忠成(教师)等人收集整理稿中的部分内容。】

­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