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杜文秀起义时期的寻甸回族将领
[作者:发布时间:2015-07-15 00:00来源:]

作者:马能俊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晚清政府的腐败没落,激起了全国各族人民的义愤和反抗。“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已成为中华大地的共同心声。1851年在广西金田村爆发的太平天国运动,席卷全国,革命的声浪风起云涌。

在这一大的历史背景下,加上云南清朝统治者变本加厉地倒行逆施,在云南全省爆发了如火如荼的以回族为主的各族农民大起义。

起义的原因是由于当时的云贵总督(云贵两省的最高军政长官)恒春,巡抚(省的最高地方长官)舒兴阿,藩司(省里掌管财政、人事的长官)青盛,下令于丙辰年(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四月十六、十七、十八三日屠杀昆明的回族民众二万余人,并下令方圆灭回八百里。回族民众为了自保,纷纷揭竿而起,团结各族人民群众与腐朽的清朝统治者展开了英勇地斗争。同年,杜文秀在滇西大理起义,坚持“‘奉太平天国南京之号召革命满清’为路径,‘抱紧汉、回、夷、苗、白各支兄弟共同雪恨’为宗旨”(《杜文秀帅府秘录》)的大政方针,建立了滇西革命政权,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马复初、马如龙、马联升、马荣、锁朝升等率领滇东、南、北回族起义,第一次围攻省城昆明,总督恒春夫妇自杀。接着又于咸丰十年(1860年)和咸丰十一年(1861年)第二、三次围攻省城昆明。使以回族为主的各族人民大起义的烽烟燃遍全省。

在全省以回族为主的各族人民大起义中,寻甸一直是起义的主要根据地之一,故而营造出一批叱咤风云的起义将领,在寻甸的大地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咸同年间云南以回族为主的各族农民大起义由于滇南起义军首领马如龙的叛降,滇西杜文秀东征军的用将不当及战略决策上的失误,再加上太平天国运动的失败,使清政府能集中兵力来对付云南的起义军,致使云南各族人民的起义归于失败。按照胜者王败者寇的逻辑,云南以回族为主的各族人民大起义的将领自然就成了“贼寇”。当然也就不可能有人为他们歌功颂德,著书立传。但他们的历史功绩又是历史的客观存在。我们只有根据事后反动文人为镇压这次大起义的刽子手歌功颂德的字里行间去折射这些将领的人生轨迹,以还历史的真实。然而这只能是支鳞片爪的,我们只有通过一些零星的史迹拾遗,以反映他们业绩的大概。

大智大勇的反清英雄马荣

朗朗乾坤,大千世界,有的人虽然活着,却早已死去,有的人虽然死去,却永远活着。

马荣,这个光荣的名字,在云南的反清斗争史上写下了浓重而又光荣的一笔,为寻甸留下了光荣的记载,永远活在寻甸人民的心中。

清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东川府马二花率回民造反,杀巧家营参将,攻下寻甸州城后,又杀了寻甸知州济尔哈者。清朝当局为回军势力所震。云贵总督罗绕典亲率大军至杨林,按兵不动,以书信诱马二花降。信中称:“汉回皆朝廷赤子,未有厚汉薄回之理,今元帅智勇无敌,与其在边境小邑造无穷之孽,何若于迎都大省立不世功。倘若一朝反旆,本部堂盟心誓愿,竭力保奏”云云。二花接信后,信以为真,当即到易隆投诚,罗绕典把自己的轿子让给马二花坐,同路往昆明进发,至杨林把马二花捕杀,义军尽被解散。

马荣,原是东川乌龙人(一说是巧家县锈水塘人),生于道光十八年(公元1838年),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十六岁时随马二花造反进入寻甸。马二花起义失败后,流落在寻甸回族聚居的柯渡坝子,并在柯渡建立了一支较早的回民义军,以柯渡、果马等地为根据地,同时随马二花起义军中失散流落寻甸坝子的马天喜、马天顺、马戳事,流入塘子的马广也分别拉起了义军,几支义军遥相呼应,把寻甸连成一片起义的新天地。

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丙辰之变后,清政府大肆屠杀回民,大量烧毁清真寺,回民纷纷奋起反抗,各地积极响应杜文秀起义,寻甸人民在马荣、马天喜、马天顺、马戳事、马广的率领下展开了英勇的斗争。

史迹拾遗

据《滇事述闻》载:“自杜文秀占据大理后,全滇皆乱。昆阳州回杨振鹏,人呼为杨三阿訇,新兴州回哈国兴、马聚五,呈贡回马忠,河西县回武进士田庆余,澄江府回张元治,伪称张四总统,曲靖府回马联升,寻甸州回马荣,阿迷州回马光,伪称大总统,其党新兴州马谓,伪称大将军,建水县回廪生李有成,伪称大总统,金老十伪称大都统,蒙自县回伪称大先锋赛德等纠合党徒,揭竿举事,凭据城邑,肆为焚毒。”

上述证明,马荣是云南以回民为主的各族大起义的重要将领。

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五月十三日,滇东南起义军第一次围省后,马复初议“东西交质,联为一体”(注一),马如龙到安宁清真寺与杜文秀议商,形成协议“后东回,攻克碧鸡关、武定、禄劝等地,马荣克罗茨(《杜文秀帅府秘录》)。”

《滇事述闻》载:“献(马如龙又名马献),反旆而东,连陷禄丰、安宁。马荣分陷罗茨,克期合犯省垣(约定时间一起进攻省城)。数月后,献归建水县属之馆驿,声援隔绝,荣弃富民上扰不利,率元谋县回首杨先芝西附文秀,为伪镇东大将军,据守黑、白、琅三井。”后被杜文秀授为大司武。

“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十月,马复初、马如龙、田庆余、马荣、马联升、锁朝升(昭通起义将领)二次包围省城。为死难烈士报仇(《杜文秀帅府秘录》)。”

第一次义军围省时,滕越镇总兵诸克昌率兵西征杜文秀的将士来昆解救省城。马如龙撤退后,诸克昌以救省有功被委为云南省提督(全省最高军事长官)。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诸克昌率众西征杜文秀,已攻占镇南、沙桥、云南驿(祥云)、宾川、大姚、弥渡,形势对杜文秀极为不利。此时马复初致函杜文秀:

杨秀(杜文秀杨姓姓名)贤契:

今急函于汝。诸克昌率五万余众西征,其兵员皆迤西精锐,恐汝难以抵敌。愚师已命马如龙为三迤兵马大元帅,马荣为副,率杨振鹏、马忠、马青云、田庆余等率兵二万,尾追袭击其后,令汝以奇兵三路迎击。刻不容缓,成败在此一举。

愚师 优俗扶(马复初经名)

庚申年(公元1860年)二月初三日

杜文秀接马复初函后,兵分三路,一路由杨荣、蔡廷栋率师一万自赵州经清华洞侧击;二路由蔡七二(蔡发春)自缅宁经二郎直薄弥渡尾击;三路由甘丹嘉措、阿格阿木花甲率藏兵二千余直奔宾川。

在杜文秀的三路大军与马如龙、马荣追军的夹击下,诸克昌的西征军全军覆没,诸克昌也被藏兵将领甘丹嘉措刀劈于宾川大新村。

马荣被马复初任命为三迤兵马大元帅的副帅时,年仅二十二岁,当时在其之下的昆阳的杨振鹏,称为杨三阿訇,河西的田庆余是武进士,他们无论在古兰经的经典和武术的功底当不在马荣之下,而马荣却得到了马复初如此高的赏识和任用,可见当时马荣的影响已达到了相当的程度,可称得上当时年轻有为的少帅了。

第三次围省前后两年的时间。据《滇回纪乱》记载:“提督(省的最高军事长官)林自清以三、四百疲弊之兵,当马如龙数万强悍之众,内无粮饷,外无应援,攻澄江、攻海口、攻路南、攻寻甸,保孤城,抗大敌,鏖战二年之久,城中粮绝,升米四金,饿死人民不少,力难支持,乃遣人驰赴马营,请如龙面会曰‘我与公鏖战多时,可谓英雄,今城中缺食,人民饿死甚众,我与公讲和,为救民生,公如许和,我当禀请大宪保公为提督,为国出力,名垂后世’云云。马如龙素服林自清忠勇,慨然许和。林自清回城禀,奉巡抚徐公之铭谕令绅士等,前往万寿宫迎马如龙近(进)城。”

“马如龙进城后,署临元镇总兵篆务,坐黄轿子,出示委民仍用三迤兵马大元帅,至实署云南提督后,始称之曰马提台。”“所部回目均委署武职名。”马荣被委为武定营参将,马联升被委为寻沾营参将,马戳事被委省坝(昆明郊区)游击。

马如龙投顺清朝,是在马复初(注二)回馆驿处理当地的宗教纠纷时议定的。马复初只被清政府委为二等伯克(注三),滇南总掌教,一切军权皆由马如龙独掌。

史迹拾遗

“壬戊年(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六月,云贵总督潘铎赴昆就任,即有灭回野心,兼听黄琮谗言,遂下灭回决心。黄琮者,屡败于回民之下狉犬,刻苦仇恨回民,每欲一举灭绝之,只恨时机不至。潘铎抵昆,黄琮每谗于左右,潘信之。继密谋欲灭回于一朝。暗调昭通镇总兵杨盛宗率军于正月十二抵昆,十二、十三、十四日密会,乘马如龙往临安征梁士美之机,定于正月十六日一举灭回。

“马复初自然早知,暗调马荣、马联升、田庆余、马青云、杨振鹏、合安国诸将暗集昆明应敌(《杜文秀帅府秘录》)。”

马荣接到马复初的通知后,“遂胁裸武定、禄劝、寻甸夷众约一万余人(《滇事述闻》说五千人),陆续由富民进省(《滇回纪乱》)。”以要到临安支援马如龙为名赶往昆明驻扎。自己先带十几人入城,以后陆续将驻扎城郊的队伍开进昆明城中,至正月十三日占领了五华山、圆通山、海心亭、小东门、大东门、大南门、小西门、大西门、北门等,把省城的多处险要地段全部占领。

“正月十四晚,马荣入老爸爸(音bǎ,与“把”同音)宅曰:‘如何处置?’老爸爸曰:‘见贼擒首,见蛇打头’。马荣归,吩咐马琦、马标、大红裤子马老五如此如此而行,三人各自备物。

“十五日早,大黑乌鸦惨叫一声,百姓曰:‘老鸦叫要吃啊,老回子死得成了。’言未毕,潘铎坐轿亲往五华书院,责令马荣率其军出城。荣曰:‘容三日后行。’铎曰:“何以三日?”马荣曰:‘明日有劫。’潘铎曰:‘什么节气?’马荣顺口曰:‘古尔邦节。’潘铎曰:‘何以祭?’马荣曰:‘先大礼大拜,后大劈大宰。’潘铎疑,欲行。马荣送至门外,潘铎上轿。马老五问:‘多斯梯,古尔邦节何时做?’马琦曰:‘多斯梯不如少斯梯,迟做不如早做。’马老五举标行刺,马荣曰:‘不得无礼。’马老五之镖已刺入潘铎肺腑,立时毙命。马琦、马标、马老五飞剑击杀戈十哈特、杨镜仁、黄之龙等随从。此即马荣谓之‘大劈大宰者也。’正月十五曰灯霄节谓之‘灯霄事件’,时,黄琮逃脱回家自缢而亡(《杜文秀帅府秘录》)。”

一说同去被杀的还有黄培林、翟怡曾,巡捕郑某。

马荣杀了潘铎后,省城官吏公推马德新出任云贵总督,马荣主张建立独立的政府,正在谈判的相持阶段,藩台岑毓英密使人送信到临安招马如龙返昆,马如龙到昆明后,马荣曾率队前往南郊迎接,打算询问马如龙的态度,要马如龙一起反清,否则就把他抓住杀死。但马如龙狡猾地安排大部队往南门进发,自己则率数十人潜入小西门,副将蔡标已先一日于路南、澄江率兵潜入昆明,马如龙在岑毓英的配合下对马荣发起突然攻击。马荣率部与清军进行了多日的浴血奋战,最后终因寡不敌众,撤出昆明向寻甸转移。与占据沾益的回族义军马联升部互相配合,曾攻下沾益、马龙等州城,在滇东北又开展了一年多的反清斗争。至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八月,马如龙、岑毓英率大军到寻甸围剿。寻甸的义军遭到很大的损失,马荣最后只得退守在卧云山,据险顽强抵抗。

狠毒的清军抓不到马荣,竟提出,如马荣不出来就擒,他们要将寻甸周围八十里和柯渡的回民全部杀光。马荣为了寻甸和柯渡的回民免遭涂炭,便与马兴才一起以大无畏的气概,昂扬地走下卧云山来,向清营走去。清政府抓到马荣后,把他押解到昆明,装在一个铁笼里,在昆明大南城(近日楼)示众二十多日,才把他杀害,还残忍地把他的心挖出来祭奠潘铎。马荣被害时年仅二十七岁。

马荣被害后,人们把他的尸体从昆明运回寻甸城东嘎里山埋葬,并于他遇害的第二年(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为他建了墓碑。墓碑上刻有“君子在时存大志,豪杰辞世留美名”的楹联,以颂扬他在世时的远大志向和舍身后的永世功名,浩然正气永垂史册。

马荣的一生是短暂的,但他的业绩却是永存的。

马荣在寻甸这块土地上做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他是寻甸回族人民的好儿子,寻甸为有马荣这样的英雄豪杰而光荣和自豪。寻甸人民将永远记住马荣这个光荣的名字。

反清后期的重要将领马天顺

马天顺,参加东川马二花起义军到寻甸,起义军被解散后,与其兄马天喜流落寻甸坝子。咸丰丙辰之变后,兄弟俩在寻甸坝子拉起一支起义军,后成为起义军的一支骨干力量。第一次围省后,其兄马天喜去世,该队伍就由马天顺带领,又参加了二、三次围省之战。

马如龙接受清廷的招抚后,马天顺被清政府委为曲寻协副将。清政府行以回治回之计,派马如龙率接受招抚的回族将领西征进攻杜文秀的革命政权。

“丙寅五年(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春,提督马如龙奉檄讨回匪。

“如龙率杨振鹏、马象龙、杨先芝、马天顺、哈国兴、马忠等八总兵(人称回族八总兵,但文中仅列七人。)进攻镇南,前军连营直达普淜,仍分振鹏攻姚州,时马德才守镇南,相持七阅月。马旭仍由弥只南山一路来援,官军尽弃辎重而奔,如龙轻骑走昆明。杨荣、米映山援兵至姚州,振鹏因与密约,乘机取省桓,愿为东道,支三年粮。马复初又数数飞书敦促,谓中原现就肃清,东西回众若不合力攻占全省全滇,他日劲旅长驱而来,噬脐何及(《滇事述闻》)。”

《杜文秀帅府秘录》亦载:“丙寅年春,岑毓英上奏获准,命马如龙率军(西)上犯我,杨振鹏为先锋,马象龙副之,马忠、马天顺、合安国、杨先芝、马兴等谓之八总兵,抵镇南… …七战赵州城,我军李芳园统帅,屯于下关团山、凤山、九顶山、飞来寺各隘口… …南山来援,处处烽火,层层包围,我围敌,敌亦围我,水泄不通,其军皆系回民,皆不愿以回杀回,概欲反戈,军心懈怠,忽复初来谕曰:‘敌欲以毒攻毒,我军将计就计。’

七月初一日,杨振鹏暗约我军攻昆明,彼供三年粮饷。为防奸计事,帅府召内外十八大司慎议,议决,举旆东征。”

杜文秀命其十八岁的女儿杜凤杨代帅,以十八大司率领二十二万七千大军东征围攻昆明后,原受清廷招抚的滇东南的回族将领纷纷起义响应。

“二月开化总兵张元治,曲寻协副将马天顺,督标中协副将杨振鹏,署顺云协副将田庆余,以澄江、寻甸、昆明、新兴(玉溪)叛(《滇事述闻》)。”

《滇西回乱纪略》也载:“七年(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迤西回分犯富民、安宁、昆明、新兴、呈贡、易门,皆陷之… …张凯嵩病免,以岳昭为云贵总督,毓英为云南巡抚,宋延春为布政使。时回势披猖,号三十万,环省城西、南、北,贼垒延袤十余里,省东之江右馆,石虎岗亦立卡碉,悍回马添(天)顺踞寻甸城与相应,且欲窥东川、曲靖。

“毓英屯响水闸,亲攻杨林。楚军李家福自马龙攻寻甸,闻滇军有事杨林,移师会之… …四月,寻甸匪陷功山防营,昭通镇杨盛宗败走,岳昭令金祖凯赴东川助防,奏擢李家福为昭通总兵。”

据《三朝记略》载:“寻甸回众勾连西贼,至是反,马龙州失。”

“八月刘制台(云贵总督的官称)堵水淹寻甸,至十月水口决。”

“十二月,刘制台攻七星桥,奋力昼夜攻打,不克退奔曲靖,于是围寻甸之众尽逃。”

“八年已巳(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正月,西贼自寻甸下破三营,直犯松林讯。”

又据《平滇篇》载:“六月,岳昭增募黔勇五营,以副将贺连壁将之,大举规寻甸… …九月,岳昭还曲靖,李家福攻法鼓山旁近寨,尽下之,寻甸东路铲除略尽… …十一月,岳昭亲攻寻甸,省防各务已收富民、武定,群贼环聚寻甸,连营二十余里,民寨复叛,遍山树白旗通贼,围师溃。岳昭退守曲靖,上疏自劾,诸将降革有差。”

史迹拾遗

“八年(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正月,寻甸回犯马龙,掠沾益,岳昭遣军拒走之。杨玉科克柯渡、可郎,承胜攻果马,规寻甸。三月,澄江回叛,陷府城,岳昭遣柳明德赴宜良,金祖敏继之,听巡抚调遣。毓英频破附省之小偏桥、萧家山、神羊寺,粮道复通。岳昭乃复攻寻甸,五月甲戊,刘岳曙、刘岳睃等分三路进,先攻七星桥,破碉楼十余,悉取楚军故所屯文笔山诸隘而列营焉。谢景春自三营出贼不意,夺章格贼卡。吴奇中驻中河,规塘子,其酋马顺(马天顺)乞抚,岳昭榜示村堡投诚者贷死,民寨望风诣降… …其酋马添(天)顺贻书马广,愿献城自赎。丙子克寻甸。”

上述记载记述了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和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两次寻甸会战的基本情况。实际情况是,杜凤杨统率的东征军把嵩明、寻甸作为围攻昆明的主战场,并于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在寻甸组织了第一次大会战,由东征军的主将杨荣、马兴堂、姚德胜等骁将声援马天顺率领的寻甸义军与云贵总督刘岳昭率领的清军展开了英勇的斗争,并取得了辉煌的胜利。第二次会战则由于杜凤杨、蔡廷栋、李芳园等采取了假投降的拙劣举措,使李芳园被杀,杜凤杨亦被正法(实际上杜凤杨被马复初说服马如龙秘密放回大理,用一叫花子人头蒙混视听),形成主帅被杀,统帅部被毁的状况。在这严峻的形势下,马天顺审时度势,眼看嵩明方向,东征军全面失败,北面和东面又遭清军夹击,为了保全寻甸的回族群众,他选择了投诚的举动,使寻甸的回族免遭屠戮。在当时的险境下,这确实是个明智的选择。

“寻甸既克,增遣张松林等解普安围,还师曲靖,以降回马添顺五百人隶马如龙部,增调胡志祺等四营助省防,留刘岳曙守寻甸(《平滇篇》)。”

马天顺投清后,结果未有记载。但据《杜文秀帅府秘录》里杜文秀总结东征军失败的六条教训里的第二条里说:“马如龙叛降,杀害田庆余、马荣、马联升、马天顺、合安国、杨振鹏、杨先芝等二十余回将,滇东南失陷,我军受孤”的记载来看,马天顺投诚后,还是被清军杀害了。

马天顺于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参加马二花造反,于丙辰(公元1856年)之变拉起义队伍与清政府斗争,至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投诚被杀,十六年的奋斗历程,英勇悲壮,可歌可泣。

起义早期的重要领导人马天喜

马天喜,东川乌龙人,生于道光十四年(公元1835年),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与其弟马天顺等参加马二花造反。起义军在寻甸被解散后,与其弟马天顺在寻甸拉起一支起义队伍,与马荣、马戳事、马广等互相呼应,在寻甸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

马天喜在寻甸的几位起义领袖中,年稍长,是起义军将领中的老大哥(大马荣三岁)。故在后来有的记录中,列寻甸的将领,有时把马天喜列在首位。如《滇回记乱》载:“澄江贼马复初、徐元吉,他郎贼马三阿轟(訇),姚州贼马四大,新兴贼马敏、马凌汉,昆阳贼杨振鹏,沾益贼马联升,寻甸贼马天喜、马天顺、马荣、三满堂、马戳事,元谋贼杨先芝等迤东南各处回众。”

又由于马天喜英勇善战,长于谋略,战果卓著,故该文又载:“马如龙围困省城半年之,城中粮绝,饿死人民无数,时有临安人潘德,昆明武举陈彬,富民武生张其昌,率带千余人上省解围,被贼马天喜、马凌汉用十面埋伏计,执持署临元总兵旗号,引入西门外羊仙坡、黄土坡地方,前后起伏,层层围杀,阵亡七、八百人,潘德、陈彬阵亡,张其昌冲出重围,败回富民。”

还载:“马如龙率带部所由三姚、定远窜入滇北武定州,屠去武定人民难民,复绕道上省围困。时提督林自清统兵对敌,鏖战多日,部将张飞天攻扑小坝贼营阵亡,李兆科统带千余人扎省东金殿,被马天喜、马如龙賊众断截水路,全军覆没。”可不幸的是马天喜英年早逝(去世时年仅二十四岁),使他的才华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我们看到了其弟马天顺与其子为其立碑的碑文,知道他卒于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但不知是战死还是病故。但仅就上文几番对他的记述,即可知,马天喜是一位有勇有谋,骁勇善战的起义军将领。

活动范围广泛的起义军将领马戳事

马戳事,又名马卓四,本名马如标(又说马文成),亦是东川乌龙人(又说是平彝县马头山村人),出生年岁不详,咸丰三年随马二花造反,进入寻甸,后在寻甸境内成为起义军的一位将领。马戳事的活动广泛,他的足迹遍及滇西、滇东、滇中。早在咸丰六年(公元1856年)他就代表滇东北的起义军和滇南的田庆余一起到滇西大理参加了“四十九人公推杜文秀为总统兵马大元帅”的重要会议。返回滇东北后,他有时在马联升部,活动于沾益、曲靖一带,有时又转战寻甸和省坝(昆明郊区)。

据《杜文秀帅府秘录》记载:“九月二十五日(丙辰年,公元1856年),蓝金锭、马名魁、马金保、杜万荣、马良、马朝真、张经元、张纶元、马勋员、李芳园、七伊摩、马天有、马云霄、字国洪、左标、安文玉、刘刚、刘城、刘谟、李国伦、洪志舒、安文祥、虎应龙、吕藩、沙谦、杨德明、马德才、马玉林、蓝大顺、蓝二顺、杨荣、马国玺、董飞龙、张彩南、董其昌、马旭、王之佐、马年玉、杨德重、马清、米映山、马国春、马荣耀、刘应贵、田庆余、王应忠、马雄、马戳事、马兴堂等四十九人公推杜文秀为总统兵马大元帅,改提督府为帅府,增其旧制。”

据《滇回记乱》载:“官处措置失宜,而省城之祸因此更烈… …澄江贼马复初、徐元吉陷澄江、宜良、路南;寻甸贼马天喜、马天顺、马荣、马戳事,沾益贼马联升陷寻甸、嵩明、沾益、易隆迤东一带… …

“时有楚雄、禄丰谢、杨两家兵共十数万,声援前来救省,武定羊街猡夷毕先主、张鸿才胁裸数万众由元谋马街窜入禄丰境内,将谢、杨两家兵击败,谢、杨阵亡… …何有保统带标兵二百余人,前往曲靖、马龙住扎、保住迤东一带,攻击马联升、马天顺、马戳事、杨先芝賊众,在马龙、易隆转战数年… …林自清统带省标兵三、四百人,攻击澄江、路南马复初、徐元吉賊众,所向克捷。贼用三驾服楚计,林自清疲于奔命,攻克地方旋得旋时,又复东挡寻甸贼马戳事、马天顺、马荣,西击海口杨振鹏… …”

杜文秀东征军围攻昆明后,《滇回记乱》又载:“省坝西南北一带,回目马戳事、杨先芝、马学玉、马谓、他郎马三阿轟(訇),统带回众住扎,均皆据营而反,唤(换)插贼旗。”

《滇事述闻》载:“杨振鹏等见西回大至,纷纷据城反。总兵马瀛洲弟兄亦与李芳园等协力叛,陷嵩明。杜文秀授元治大司制守澄江;天顺大司成守寻甸;振鹏大司略守昆明;庆余大司抚守新兴,胁降游击擢四马如标授东都大将军,马蔚率兵附之,授大司劲,合力围攻昆明。”

《马联升传略》载:“联升于是倚省回之气焰,接西逆为声援,营巢穴于卡郎、沾益之间,布其众于寻甸、宣威、东川、平彝之地,通其党于普安、威宁、兴义三处,以马卓四(亦马戳事)、马元武、丁亮洪、王怀葱、马荣、马广、何把手、李龙波为爪牙心腹,各号为都统、将军,而迤东所属之七府、州、县,无人抗衡。”

《三朝记略》载:“马联升遣贼数十督催火药,至小江为训练所杀,联升遣其帅卓(马)卓四带贼数千名欲攻柳……”

“五月,马卓四死于寻甸。”

《白旗军东征报录》载:“楚军会滇军二十五个大梁子万余自曲靖往攻我寻甸回军,未待其布阵,我军土法‘野牛阵’冲入敌群,大杀三火,敌死三千,逃三千,夹死不活有三千。刘岳昭、李公成、吴奇忠夜遁(逃跑),后,楚军大部曰:‘回子兵不讲理,打仗一窝蜂,杀人一蓬葱,阵式不排好就冲过来,草窝头,山沟头,窑洞头都跳出来,简直不讲规矩’。楚军又堵水为坝,欲淹灭我回。马二花旧部归马如龙,马如龙降后归我军之马戳事‘借锅炸油’,开渠放水,淹死楚军二千余。楚军又曰:‘回子兵不要脸,用我们的尿罐淹死我们。’此乃七月尾之事。”

史迹拾遗

《滇回记乱》也载:“楚军云云南贼子不讲理,阵式也摆不起来就动手,故至今传为话柄云。楚军又堵坝决水,淹灌寻甸州城,功将垂成,时有由省坝反旗为贼马如龙旧部将马戳事绕道冲入寻甸,将防守堤坝楚军攻败,决开堤坝,淹没楚军数千人,承势追杀楚军。刘公函知岑公,岑公即派吴永安、张保和率带所部兵练前往救援。吴永安、张保和令兵练换穿楚军号衣,仍用楚军前往诱敌。賊众悉力追击,张保和、吴永安两军前后夹攻,阵斩賊众千余。马戳事时被张保和兵练枪毙。”

马戳事牺牲后,被寻甸的回族群众将其埋葬在县城玉屏清真寺的后面,并立了碑石纪念。人称擢事爸爸(音bǎ,把,对爷爷和年高德劭的长者的尊称)坟或擢事爸爸碑。

上边的一些记载虽然只是零零星星的,但是已反映出马戳事的一生是英勇不屈的一生,叱咤风云的一生,他的英名将与寻甸的山河共永存。

【(注一):“东西交质,联为一体”,滇东滇西两支起义军互相交换人质,共同联为一体。滇西杜文秀以刘诚柱、马春亮为东质,滇东南马如龙以安兴祥、毛祥林为西质。

(注二):马复初,名德新,中国回族四大经学家[王岱舆、马注、刘智、马德新]之一,马德新又是继承前贤的集大成者;他曾是咸同年间领导全省回民起义三次围省的主要领导人,后被马如龙挟持投顺清朝。被清政府封为二等伯克,滇南回族总掌教。但他一直心系革命,暗中支持指导革命,事实上成为云南以回族为主的各族农民起义的精神领袖,人称复初巴巴。(读音为“把”bǎ,回族称爷爷和年长者为“巴巴” ),1878年八十四岁时被清政府派爪牙马忠杀害于呈贡县安江村。

(注三):伯克,旧时新疆维吾尔族特有的官名,维吾尔语译音。以阿奇木伯克为长,以什罕伯克为副,下设各级伯克。清政府分别加以任命。】

­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