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寻甸府城的迁移与建设
[作者:发布时间:2015-05-12 00:00来源:]

作者:马能俊

寻甸有悠久的历史,早在三国时代,诸葛亮率军南征时,就在易隆的关岭上与南人的首领会盟,后人亦在关岭上树立了会盟碑,建立了武侯祠和英烈庙。

虽然史载寻甸“唐宋以前,叛服无常,废置无纪。”但元世祖至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立云南中书省,云南开始有了省的建制,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改寻甸为仁德府,领(管辖)为美县(建于至正二十四年,公元1364年)和归厚县(建于至正二十五年,公元1365年),元顺帝至元二十年(公元1361年),开易隆。明太祖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改行省为政司使,改各路为府,更定州县,设寻甸军民府,裁去(撤销)为美、归厚二县,添木密守御千户所,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设置易隆古城堡。明宣宗宣德六年(公元1431年)改寻甸为仁德府,领马龙、高明二州,恢复为美、归厚二县。

从以上历史沿革的过程中,我们知道,早在元朝时,寻甸就有了府、县的建制,并在新建寻甸府城的东边,即现在的古城村建了仁德府府城,在现在羊街镇的古城村建了为美县县城,还在现在的鸡街镇古城村建了归厚县县城。至明朝又建了易隆古城和寻甸府的两个古城。只是元朝所建的几个古城,规模都比较小,规格也比较低,虽建有护城河,但城墙都是用挖护城河的土堆筑的。但明朝嘉靖十一年所建的规模就比较宏大,规格也较高。

我们根据明朝《嘉靖寻甸府志》里《城池》、《迁寻甸府事状》、《迁寻甸府筑城记》等文的记载,对寻甸古城的建设,特别是寻甸府城的迁移建设作些回顾。

据明朝《嘉靖寻甸府志》里《城池》、《迁寻甸府事状》、《迁寻甸府筑城记》等文的记载:“寻甸在云南东北万山之中,距城(省城昆明)仅二百里,三代皆荒服地,唐宋以前,叛服不常,废置无纪,元为仁德府,领二县,曰为美,曰归厚,我朝废县改今名,而使安氏世袭知府统之,成化丙申(公元1471年)内乱争相袭杀,因罢之,而置流官,发印筑土为垣,然其员险桀骜。流官不能骤制训,致嘉靖六年,丁亥(公元1527年),营长安铨遂作乱,攻而入之,廨宇民舍,一日焦土”(《寻甸府事状》)。 “府旧无城,至成化十九年(应为二十一年,公元1485年),知府曲伸始筑土城,置三门(出省志),狭隘殆甚,居者艰之,正德九年(公元1514年),知府戴鳌拓之,周遭三里许,建置四门,东曰大有,西曰高罔,南曰清流,北曰凤梧,去今城北仅半里,嘉靖六年,为铨贼所破”(《城池》)。“府旧在云南东北几二百里,外接四川,内邻武定,沾益诸夷,宋无纪,元仁德府遗址在今城东之五里,其迁于旧治莫考”(《迁寻甸府筑城记》)。

综上所述,元朝时寻甸才有府的建制,名曰仁德府,府的旧城在城东五里,即现在的古城村。后来迁到距今城北半里的旧城所在地即今天的北关下村建设府衙。初迁往旧府时,并未建城,直到明朝成化二十一年(公元1485年)第二任流官,知府曲伸才筑起土城,建了三道城门,但是城建得十分狭小,人们住在里面,十分艰难,至明正德九年(公元1514年)第十二任流官戴鳌把城拓宽了,城的周长约三里,建置了四道城门,东门叫大有,西门叫高罔,南门叫清流,北门叫凤梧,距后来建的新城仅半里。

《迁寻甸府事状》和《寻甸府筑城记》还对第二次迁城的经过作了详实的记载。

安铨事件后,按察使徐瓒召集三司商议,认为寻甸应该建筑府城,恢复一县割云南六卫,设千户所来守卫。总兵黔国公沐绍勋,巡抚都御使欧阳重巡,按御使沈教都一致认为应该如此办理,副使欧阳席遂以分巡使的身份前往勘查。当时主持府事的官员禀报,安铨叛乱以后,府民死亡和逃亡者超过半数,就算重新恢复县制(原来府属的为美县和归厚县已曾两建两撤),也无济于事,只有筑城和设千户所才行。但原来的老城,地势狭隘,不利于扩展,离旧城三里的大山脚下的何见村(地点应在现在的机电学校一带),地势开阔,可在那里建设新城。此消息传到老百姓中,遭到强烈的反对,老百姓说:“是什么人的意见,把我们搬到了不毛之区,那里凿井不泉,叫我们如何生存。”乙丑(公元1527年)二月,遂集体向巡抚都御史胡公训反映,胡公曰,举办大事,不可不考虑民众的意见,于是命复议,而老百姓“持之益坚”。虽然,巡按御使亲自前往也未能说服民众,于是便停下不再复议,将近三年,至嘉靖十年(公元1531年)辛卯五月,巡抚右都御使顾应祥到,询问后,命分巡佥事刘道嗣往寻甸与百姓一起到实地进行了调查,查后认为议迁之地确实如民众所言,而旧城也确实倾斜狭隘,于是从右(南)边跨过一山涧(即后来的北门河),选择了新城的地址,此地“负山若扆”,背靠青龙山,是一道美丽而坚实的屏障,“掖分如抱水”,南北两条山水环抱,前有三江汇流。征求民众意见,民众都说可以。于是向上禀报后,顾又命摄司事副使高第集三司复议,而巡按御使叶奇方又与分守右参议朱鸣阳审度后都认为要顺应民意,迁到新址筑建。

于是决定由新任知府(第十七任流官)刘秉仁掌其工费,以通判文诚和嵩明州同知李辉掌其廪饷。

史迹拾遗

初时还议论过,以新城迁府,旧城建千户所。顾公说,建所的目的是为了守卫府城,千户所也一起建在新的府城内。于是建新城的土地以旧城的土地交换,不足的土地以官田抵换,再不足的以价补偿。

开工前,顾公选中六人各负其责,分工督建。

于是伐木于海尾、甸沙,采石于石湾、麦冲,取土烧石灰均在距城三里的地方。为了省时节力又把泉水引入深挖疏浚的河段,用船水运,节省了劳力数以万计。

至六月土城成,九月四门立,十一月城楼并作,第二年癸巳二月石城遂告毕工,城周长五百三十丈,高一丈九尺,城墙下厚二丈五尺,靠外的五尺都是石甃(音zhòu 用砖砌)砌成,墙的上部用土筑成,城头的短墙雉堞,城垛都用甃甓砌成。

城内的街道分为一横三纵。

总用工匠以每天两千人计,一年零一个月共用工匠达八十万之多,用米一万三千石(音dàng 每石800斤),用银四千两。

此一浩瀚的工程,在那人背马驮的时代,不可谓是前无古人的大工程了,故被称为固若金汤的宏伟建筑。

为了保障府城的安全,又在府城的左边(即北边)建设了凤梧所,共建了公寓一十九宅,军营房共二百四十间,设指挥二员,千户七员,百户十员,总旗一十四名,小旗五十九名,拨汉军一百名,土军六百二十九名,骑操马二百七十匹,比起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91年)已建立的木密守御所(千户三员,百户五员,守备旗军二百六十五名,骑操马一百零三匹)的规模和阵容是强大多了。

寻甸府城的建设是时代的产物和记录,在那个时代也确实保护了政权机构和城内民众的安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起到了保权护民的作用。

当然城的安全也只是相对的,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城也不是攻无不破的。远的不说,就说红军两次过寻甸:1935430,红军第一次过寻甸不但打下了寻甸城,还活捉并惩办了伪县长李荆石;193646,红军第二次攻破寻甸县城,再次活捉惩办了伪县长汤更新。至于194912月在全国解放的隆隆炮声中,寻甸县城则不攻自破了。再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县城早已失去了它的历史价值,甚至还成为县城建设的障碍了,于是它在那个时代应运而生,在这个时代就应运而灭了,结束了它数百年的历史使命。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