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悼念红军干部三烈士
[作者:发布时间:2015-05-07 00:00来源:]

作者:崔金顺

红军二、六军团于19351119,从湖南桑植县刘家坪和瑞塔铺地区出发,退出原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红二、六军团共17000余人,在贺龙、任弼时、肖克、关向应等率领下,以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突破了层层封锁线,经过三个多月的湘、黔、滇边迂回战斗,进入乌蒙山区,准备南下滇、黔边,以求在运动战中战胜敌人,创立根据地。

19363月下旬,红军总部电示二、六军团设法渡金沙江,北上与四方面军汇合。41盘县会议,贺龙、任弼时、肖克、关向应、王震等领导及时作出了入云南,渡金沙江,北上会师的战略决策。

4月6二军团六师主力部队从沾益土城出发,十六团从寻甸高田、毛家坝一带起程,经七星桥进入仁德坝子,向寻甸城靠拢。先头部队十六团一举攻克寻甸县城,击毙国民党县长汤更新,毙俘守敌200余人。我一连长牺牲,镇压了县财政局长肖增芳等官吏。

据原六军团秘书长王恩茂同志《长征日记》记载……“47二军团四师到罗浪(乐朗)军团直和五师到柯渡,六师到甸尾(宿营)”。

“六军团经磨盘寺、三家村、余家村(姚家村)木龙马到磨腮村、可郎村(宿营)。”

48,拟定渡普渡河,二军团四师占普渡河。二军团其余部队在原地待令。孙敌(指滇军旅长孙渡)一部到该渡口截击,我令四师停止过河。但该师大部渡过去,当晚才渡过河来(抢占渡口时,四师政治部主任肖令彬牺牲)。”

六军团准备继四师渡河,前卫抵达小松园附近的款庄(老岗山)遭滇军三、四团的拦阻,反复冲锋三四次,因敌空军空袭,配合地面敌人,不利于六军团继续战斗,故转移到乐朗西北之(亦郎坝)胡家村等地宿营。因此两军均未达到渡普渡河的计划。

49,滇敌一部向可郎前进,故令五、六两师开往六戛(六甲)还击,两军到六甲战斗到天黑,六师师长郭鹏负伤,伤亡人数较多。六军团经大古城(鸡街)村后,滇敌尾追,六军团一面抵抗,一面向柯渡转移,全军团到达柯渡宿营,六军团与四师未联系上。”

据后来我们调查考证,肖克率领六军团于193648与滇军三四个团激战于款庄老岗山(小松园),反复冲锋三四次,因敌机空袭配合地面部队,不利于六军团继续战斗,故从款庄老岗山转移到亦郎坝胡家村一带宿营,宿营的时间是夜间凌晨一点左右,真是历尽了千辛万苦,全军团指战员匆匆忙忙吃了点晚餐,因情况紧急,连坐下来休息一会的时间都没有,部队又出发了,翌日拂晓(49)到达了亦郎坝的老鸡街、万民艾、戈卓龙(棵树龙)等村时,正准备做饭早餐,滇军又尾追而来,红军采取运动战的战术,从大古城村后边抵抗边向柯渡方向转移,幸好经棵树龙、白洋箐、大水井等村一带,因森林茂密,敌军也不敢继续深入尾追,只是派飞机侦察轰炸。

红军撤退到柯渡网兜哨时,遭敌机袭击。六军团某部连长何文忠在指挥战士隐避时,被敌机投弹炸伤腰部和腿部,为保护全连战士的征途安全而受了重伤,随部队端到柯渡丹桂村(垛丹)宿营养伤,住在村口土雕堡里(俗称栅子)距柯渡纪念馆(中央红军总部)大门口十余米处,解放后系农民毛大祥家的住房,后转售给何树有爷爷家。

何文忠受伤养伤的故事是丹桂村老农唐自兴(198383)讲述的,他曾说:两年(1935年、1936),红军过柯渡,我村我家都住满了红军,我对“红军是为穷人的队伍”这句话体会很深刻,所以我看到何文忠(红军某部连长)伤势严重我很心疼,我送饭、送水,用草药替他敷伤口,精心照料他,我听他讲话的口音是湖南人,他铁骨铮铮,是条硬汉,伤势那么严重,不哼一声,还坚持向我们宣传革命道理,他说: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红军队伍是为穷人求翻身解放的队伍,打土豪分田地,是根除地主老财对农民的地租和高利贷剥削,要推翻国民党的各级政权机构,取消他们强加在劳苦人民头上的苛捐杂税和不堪负重的“劳役”“兵役”制度。

他还说:将来革命成功了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新中国,要使全中国的人民都过上穿不愁吃不愁的美好生活等等……

史迹拾遗

唐自兴老人感慨着说:“我对那位受重伤的红军连长一何文忠最心疼的是:当时处于战争年代,兵荒马乱,血雨腥风,缺医少药,他伤口化脓感染,一天比一天严重,大约一星期后,这位对革命忠诚的红军连长献出了他宝贵的生命,离开了人世,牺牲后,我们把他的尸体抬到丹桂村后(或村对门)的一个山坡上掩埋(埋的地点叫甲马石或马槽石)”。

先声者诗曰:

()

天上的白云皑皑,地下的白骨长埋。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

天上的白云皑皑,地下的白骨长埋。

青山有情埋忠骨,马革裹尸骨也香。

最后综述一下本文中提到的肖令彬烈士和那位不知道姓名的红军连长烈士牺牲时的概况:

193646红二军团六师主力部队从沾益土城出发,十六团从寻甸高田、毛家坝一带起程,经七星桥(现军民团结大桥)进入仁德坝子,向寻甸城靠拢。先头部队十六团一举攻克寻甸县城,毙俘守敌200余人,击毙和镇压了伪县长汤更新等官吏,在攻城时与敌人激战,红二军团十六团的一位连长牺牲。”

193648红二军团四师从寻甸县的乐朗起程,到寻甸款庄(已划隶嵩明县)与禄劝县交界处抢渡普渡河,与截击(堵击)该渡口的滇军(孙渡一部)激战,红军奋勇出击,击退孙敌后,红四师大部渡过了普渡河。因接到总指挥部停止渡河令后,又于当晚夜间渡过河来,在抢占渡口激战时,四师政治部主任肖令彬不幸牺牲。”

他们都是为广大的劳苦大众救翻身解放而抛头颅洒热血的,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对这些为革命而牺牲的忠勇烈士无限敬仰和缅怀。饮水思源,假如没有先辈革命者对革命事业的前仆后继,英勇奋斗,甚至流血牺牲,也就没有后辈今天的幸福生活。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

作者:崔金顺

红军二、六军团于19351119,从湖南桑植县刘家坪和瑞塔铺地区出发,退出原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红二、六军团共17000余人,在贺龙、任弼时、肖克、关向应等率领下,以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突破了层层封锁线,经过三个多月的湘、黔、滇边迂回战斗,进入乌蒙山区,准备南下滇、黔边,以求在运动战中战胜敌人,创立根据地。

19363月下旬,红军总部电示二、六军团设法渡金沙江,北上与四方面军汇合。41盘县会议,贺龙、任弼时、肖克、关向应、王震等领导及时作出了入云南,渡金沙江,北上会师的战略决策。

4月6二军团六师主力部队从沾益土城出发,十六团从寻甸高田、毛家坝一带起程,经七星桥进入仁德坝子,向寻甸城靠拢。先头部队十六团一举攻克寻甸县城,击毙国民党县长汤更新,毙俘守敌200余人。我一连长牺牲,镇压了县财政局长肖增芳等官吏。

据原六军团秘书长王恩茂同志《长征日记》记载……“47二军团四师到罗浪(乐朗)军团直和五师到柯渡,六师到甸尾(宿营)”。

“六军团经磨盘寺、三家村、余家村(姚家村)木龙马到磨腮村、可郎村(宿营)。”

48,拟定渡普渡河,二军团四师占普渡河。二军团其余部队在原地待令。孙敌(指滇军旅长孙渡)一部到该渡口截击,我令四师停止过河。但该师大部渡过去,当晚才渡过河来(抢占渡口时,四师政治部主任肖令彬牺牲)。”

六军团准备继四师渡河,前卫抵达小松园附近的款庄(老岗山)遭滇军三、四团的拦阻,反复冲锋三四次,因敌空军空袭,配合地面敌人,不利于六军团继续战斗,故转移到乐朗西北之(亦郎坝)胡家村等地宿营。因此两军均未达到渡普渡河的计划。

49,滇敌一部向可郎前进,故令五、六两师开往六戛(六甲)还击,两军到六甲战斗到天黑,六师师长郭鹏负伤,伤亡人数较多。六军团经大古城(鸡街)村后,滇敌尾追,六军团一面抵抗,一面向柯渡转移,全军团到达柯渡宿营,六军团与四师未联系上。”

据后来我们调查考证,肖克率领六军团于193648与滇军三四个团激战于款庄老岗山(小松园),反复冲锋三四次,因敌机空袭配合地面部队,不利于六军团继续战斗,故从款庄老岗山转移到亦郎坝胡家村一带宿营,宿营的时间是夜间凌晨一点左右,真是历尽了千辛万苦,全军团指战员匆匆忙忙吃了点晚餐,因情况紧急,连坐下来休息一会的时间都没有,部队又出发了,翌日拂晓(49)到达了亦郎坝的老鸡街、万民艾、戈卓龙(棵树龙)等村时,正准备做饭早餐,滇军又尾追而来,红军采取运动战的战术,从大古城村后边抵抗边向柯渡方向转移,幸好经棵树龙、白洋箐、大水井等村一带,因森林茂密,敌军也不敢继续深入尾追,只是派飞机侦察轰炸。

红军撤退到柯渡网兜哨时,遭敌机袭击。六军团某部连长何文忠在指挥战士隐避时,被敌机投弹炸伤腰部和腿部,为保护全连战士的征途安全而受了重伤,随部队端到柯渡丹桂村(垛丹)宿营养伤,住在村口土雕堡里(俗称栅子)距柯渡纪念馆(中央红军总部)大门口十余米处,解放后系农民毛大祥家的住房,后转售给何树有爷爷家。

何文忠受伤养伤的故事是丹桂村老农唐自兴(198383)讲述的,他曾说:两年(1935年、1936),红军过柯渡,我村我家都住满了红军,我对“红军是为穷人的队伍”这句话体会很深刻,所以我看到何文忠(红军某部连长)伤势严重我很心疼,我送饭、送水,用草药替他敷伤口,精心照料他,我听他讲话的口音是湖南人,他铁骨铮铮,是条硬汉,伤势那么严重,不哼一声,还坚持向我们宣传革命道理,他说: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红军队伍是为穷人求翻身解放的队伍,打土豪分田地,是根除地主老财对农民的地租和高利贷剥削,要推翻国民党的各级政权机构,取消他们强加在劳苦人民头上的苛捐杂税和不堪负重的“劳役”“兵役”制度。

他还说:将来革命成功了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新中国,要使全中国的人民都过上穿不愁吃不愁的美好生活等等……

史迹拾遗

唐自兴老人感慨着说:“我对那位受重伤的红军连长一何文忠最心疼的是:当时处于战争年代,兵荒马乱,血雨腥风,缺医少药,他伤口化脓感染,一天比一天严重,大约一星期后,这位对革命忠诚的红军连长献出了他宝贵的生命,离开了人世,牺牲后,我们把他的尸体抬到丹桂村后(或村对门)的一个山坡上掩埋(埋的地点叫甲马石或马槽石)”。

先声者诗曰:

()

天上的白云皑皑,地下的白骨长埋。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

天上的白云皑皑,地下的白骨长埋。

青山有情埋忠骨,马革裹尸骨也香。

最后综述一下本文中提到的肖令彬烈士和那位不知道姓名的红军连长烈士牺牲时的概况:

193646红二军团六师主力部队从沾益土城出发,十六团从寻甸高田、毛家坝一带起程,经七星桥(现军民团结大桥)进入仁德坝子,向寻甸城靠拢。先头部队十六团一举攻克寻甸县城,毙俘守敌200余人,击毙和镇压了伪县长汤更新等官吏,在攻城时与敌人激战,红二军团十六团的一位连长牺牲。”

193648红二军团四师从寻甸县的乐朗起程,到寻甸款庄(已划隶嵩明县)与禄劝县交界处抢渡普渡河,与截击(堵击)该渡口的滇军(孙渡一部)激战,红军奋勇出击,击退孙敌后,红四师大部渡过了普渡河。因接到总指挥部停止渡河令后,又于当晚夜间渡过河来,在抢占渡口激战时,四师政治部主任肖令彬不幸牺牲。”

他们都是为广大的劳苦大众救翻身解放而抛头颅洒热血的,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对这些为革命而牺牲的忠勇烈士无限敬仰和缅怀。饮水思源,假如没有先辈革命者对革命事业的前仆后继,英勇奋斗,甚至流血牺牲,也就没有后辈今天的幸福生活。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