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记忆中的大河桥师范一班
[作者:发布时间:2015-04-24 00:00来源:]

作者:杨如富

大河桥作为寻甸师范教育的基地多数人有记忆,可是1974年文革期间开办的师范一班却少有人知晓。

我作为寻甸大河桥师范第一班学生,至今算来己有37个年头了,可是那个时代的教育形式和校园生活仍历历在目。文革后期,教育部门实行贫下中农管理,简称贫管。当时,我作为退伍军人根红苗正,经贫管会推荐报公社革委批准,作为笫一批推荐的工农兵学员免试入学师范第一班,班上共计有48名同学,均是来自全县各公社推荐的工农兵学员,同学中有下乡知青、民办教师、退伍军人、农民。学历也是参差不齐,有高中、初中、小学。大河桥原是寻甸农中,文革中停办,成了一片荒芜的校园,到处是草,根本无法上课。1974年开学就是干劳动,从搞卫生开始,挖菜园、挖沟渠,就如同一个生产队。那时带着搞劳动的老师主要是高国贺,我们称他为生产队长。学校负责人尹向阳,教师徐汝栋、左泽、杨运均。开学上学期上午上课、下午干劳动。这叫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我们班不但参与校园建设,还要种三十多亩水田,好在学生都来自农村,从犁田耙地到拔秧、栽秧收割都会。可是一干劳动口粮就不够吃,当时国家规定一个中专学生每月发给30公斤口粮和15元补贴,其中12.5元作为生活补助、2.5元发给学生买学习生活用品。好在学生种了一些蔬菜可贴补一部分。

那时就是上课吃力,没有师范教材,凭教师找点初高中教材上,仍然听不懂的占多数,有的科目就如听“天书”。这就难为老师了,只有降低标准。左泽负责补习小学数学加上地理知识、杨运均从初中讲到高中数学,徐汝栋上语文课,能学多少算多少,反正不考试。这样两年时间很快就到了。

19768月我分到马街工作,1979年调到原县文化教育局搞落实干部政策,一天左泽老师一进门就杨同志、杨同志的喊。我说:“老师,别这么叫,我是您的学生,有什么事您说”。他才反映了他被错处为历史反革命分子的问题。难怪在大河桥时他除上少数课外,总去放那两条水牛。不几天徐汝栋老师也来了,他也是被定为历史反革命,戴上帽子,从二中到大河桥接受改造。历史给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我们竟然是“反革命”教出来的学生,好在后来经调查,本着历史问题既往不咎的原则给予平反了。

然而作为师范一班的老师和一班的学生都并没有因为社会政治历史的变迁辜负了社会,辜负了人民,而我们这些因文革停招8年之久,第一批步入校园的幸运儿,不论校园生活如何的艰苦,却从此改变了各自的命运。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