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关于牛街医生马岳高巧遇朱德总司令的回忆
[作者:发布时间:2015-03-25 00:00来源:]

作者:马仲成

19705月份的一天中午,当时我才有5岁,我同父亲从我外婆家柯渡新村返回牛街,清早出发到甸头亲戚家中吃过早饭,爬山到了公路上,就遇着马岳高大巴(bǎ爷爷)带着两个人在休息,我同我父亲就坐下来休息,与大巴聊天。我大巴马岳高医生是来柯渡为百姓看病,今天同样要返回牛街,我大巴就问我父亲,你知不知道红军长征经过柯渡的事情,我父亲说,听说过一些,但那时我还没有出生,我是属龙的,40年正月出生的;我大巴又问,老侄,你有没有听说过我遇到朱总司令的事情,我父亲说,没有听过,请你老人家讲给我们听听,我大巴说,你们听着,我仔细讲给你们听:“30年前的一天中午,我带着两三个人,从柯渡返回牛街途中,在行走中就遇到红军战士,他们询问过往人员,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要去哪里?我就说,我是牛街的医生,来柯渡为亲戚看病,现在草药已用完,要返回牛街家中;红军战士说,等我们报告一下首长再答复你们。过了一会,这个战士跑过来给我敬了一个礼说:老医生,我们首长请你们过去座谈一下,有没有时间,我说:可以;随后我同随行人员就跟着红军战士去见首长,到了以后,只见一位上了年纪的首长来和我握手,旁边一位红军向我们介绍:这位是我们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朱老总,我十分高兴的说:太好了,见到朱总司令;这时,朱总司令说:先生贵姓?我就是朱德,我们还是半个老乡,因为前些年我在昆明求学几年;是啊,老乡,我叫马岳高,家是牛街人,是一名草药医生,这几天来柯渡为亲戚看病,现在药用完了,要返回牛街家中,有幸遇着朱将军,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唉呀,莫客气,我们坐下聊一下,我们马上就要行军出发,北上抗日了,还是你当医生好啊……随即我又为朱将军号脉看了一下,朱将军身体非常健康,我十分高兴,临别时,我将随身携带的麦粑粑拿了几个给朱总司令,我又掏出几块大洋递给朱总司令,朱老总坚决不要,我只好递给旁边的红军战士,小战士也不敢要:朱老总说:马医生,你生活也不容易,钱不能要,收下麦粑粑就十分感谢你了,你们路还远,你们走吧!我们也要出发了,祝你身体健康,生意兴隆!随后,朱总司令紧紧握着我的手,我依依不舍的走了,几个战士连忙给我敬礼!我眼含泪水,边走边回头看总司令,只见总司令面带微笑不时地向我们挥手。30多年前的情景,时时印在我脑海里,想不到我一个小小的草药郎中,能够遇到朱德总司令,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老侄啊,我现在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没有多久我就要入土了,我这一生没有什么本事,就会抓点药,当个小小的医生,唯独有这件事,能够遇着朱德总司令这位闻名天下的大人物,我也不算自来世上走一回了。”

   红军长征经过寻甸、柯渡、鸡街,一转眼已过去77年,留下了许多佳话,长征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后人。

   我生于196510月,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不满5岁,一转眼42年过去了,我现在已成为一个中年人,遗憾的是当我问起我父亲当年的情景时,可惜他也记不清了,到今年我父亲已是72岁的老人了,我再不写出来,真是问心有愧。

马岳高大巴(1902——1977)昆明师范毕业,精通中医,生前在牛街粮管所租了两间房子,开了一间中药铺,医术高明,生意较好,远近几个乡镇闻名,前来看病者络绎不绝。加之他宅心仁厚,经常帮助困难人员,所以在牛街声望较高,老人虽去世多年,但常有人提起马医生大名。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