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彝族头目大理保杨礼起义始末
[作者:发布时间:2015-02-26 00:00来源:]

作者:马能俊

清朝康熙《寻甸州志》有一篇关于“彝逆大理保事略”的记载,载文如下:

逆彝大理保事略

明万历三十五年冬武定土酋阿克同寻甸普按彝目大理保杨礼等为叛初因武定府知府陈典访拿土彝郑举举以兼金置鱼腹中馈之得免未几又如是征索不厌郑怒其贪於十二月二十八日率党阿克等攻武定城陷之杀指挥金守仁等四百余人千户死者三人时陈典在省会贼遂引众围省城索府印三日得印大笑而退大理保等亦叛破嵩明入州署闻官兵赴援乃转攻寻甸城指挥诸藩裕力战死之时巡抚周懋相以×××曲靖调沾益之兵檄副使罗希益同×××等督师至寻甸屡战皆捷贼奔禄丰明年六月诸路军集有东川土司缚阿克郑举献军前左布政彭应时复殄其党参政杨俊臣擒杨礼游击段展平其群丑浮阿克等九人解京唯失武定府印事闻巡抚陈用宾黔国公沐武定州府陈典俱坐罪有差。

文中记载的历史事实是:在明朝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596年)冬天,武定州土司头目阿克同寻甸普按(今先锋镇一带)的彝族头目大理保杨礼等发动了叛乱。

最初是因为武定知府陈典借故缉拿土司头目郑举,郑举为消灾避祸,把金子藏在鱼的肚腹里,以“送鱼”为名去贿赂陈典,才得以免除祸患。可是过了不久,陈典又采用老办法来勒索郑举。陈典这种贪得无厌的做法激起了郑举的义愤,于当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率其党羽阿克等发动起义,攻陷了武定城,杀死指挥金守仁等四百余人,千户亦有三人被杀。当时陈典在省会昆明。郑举、阿克等遂率领起义队伍围攻省城,要求陈典交出府印。围城三日,陈典被迫交出府印,起义军大笑退出省城昆明,回到武定。

与此同时,寻甸的大理保杨礼亦响应武定的义举,在寻甸普按(今先锋镇一带)亦发动了起义,攻破了嵩明州城,占据了州署,后听说有官兵前来增援,于是转而围攻寻甸城,敌指挥诸藩裕奋力拼战,被起义军杀死。当时巡抚(省的最高行政长官)周懋相派人到曲靖调沾益的兵檄副使罗希益同×××(此处缺三字)等督师到寻甸参战,并取得了节节胜利。起义军为了避敌锋芒,转退到禄丰,至第二年六月,各路敌军汇集对起义军进剿,使起义军遭到了毁灭性地打击。东川的土司为了自保,将阿克、郑举绑缚军前献给官兵。左布政使彭应时又将阿克、郑举的党羽全部杀害。参政杨俊臣擒获了杨礼,游击段展将杨礼的部下全部剿平,俘阿克等九人,一起解到京城。

只是丢失了武定府的府印,因此巡抚陈用宾、黔国公沐睿、武定府知府陈典都坐罪受到惩处。

本文的记载,进一步证明了“官逼民反”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从陈胜、吴广到李自成,从马性鲁逼安铨造反,陈典逼郑举兴兵,都证明了这一真理。

追昔抚今,这些历史事件对每一个当政者既是一个警醒,又是一个提示,一个称职的执政者在一个地方工作就应该全心全意地为民谋利,要为民兴利革弊,做好疏通化解的工作,让人民团结和睦,安居乐业,人民自然会对他感恩戴德,在人民心中建立起永远的“丰碑”。像明朝时从浙江来寻甸担任知府的戴鳌、从福建莆田来寻甸担任知府的林斌以及从寻甸到广东罗定州和湖南常德府任知州和知府的马梦箕这些先哲,在任时尽心竭力地为任区内的人民鞠躬尽瘁。他们离任了,人民专门为他们建了“去思祠”、“永清祠”,永远怀念他们的历史功绩。可是像马性鲁、陈典类的贪官污吏,在任时竟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残酷榨取人民,胡作非为,逼人民铤而走险,给人民和社会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成了让万人唾骂的千古罪人。

此事件,在有的资料上,把大理保杨礼说成是两个人。综合全文分析我认为,大理保杨礼应是一个人,大理保应是杨礼的社会称谓。因为在县志的一篇文章记载中,虽有“彝目大理保杨礼等为叛”之说,应理解为以大理保杨礼为首的一批人。故文中有的地方只提他的社会称谓,称“大理保等亦叛”,有的地方则又只提“擒杨礼”,所以大理保杨礼应为一人。

又说普按是现在的先锋镇一带,是根据《寻甸嘉靖府志》和《寻甸康熙州志》关于“梁王山”的注释而定。《寻甸嘉靖府志》载:“梁王山,在府普按焉,接嵩明州界。”《寻甸康熙州志》载:“梁王山,在城西普按村,接嵩明界。”两志均载,只是前者载“在府”,后者则具体载“在城西”。故可断定,当年的普按就是现在的先锋镇一带。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