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张氏教门“三杰”
[作者:发布时间:2015-01-20 00:00来源:]

作者:保明德 搜集整理

嵩明大营村原属寻甸县果马地区的一个在历史上比较著名的村庄。清末明初全村有近两百户回民穆斯林,近千余人口。公元1960年划归嵩明县。远在回民反清时,曾是杜文秀领导的“云南回民起义军” 战斗的主要阵地,现还留下当时建筑的与清军决战的“工事遗址” ,原“西南联大” 白寿彝(回族)等教授曾对“工事遗址”进行过考察。反清斗争的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已载入史。历史上大营回族穆斯林具有爱国爱教,振兴教门的光荣传统,是省内闻名的教门村。

咸同年间清政权推行惨绝人寰的“屠回事件” 后,大营回族穆斯林更加认识教门,推行教门事业的发展,教门极为盛行。历史上出了不少“教门人才”,最为著名的要数张氏一家,被人们誉为“教门三杰” , 即:哈吉张照、张朝品,张运魁,他们誉享省内外,深受人们的尊敬、景仰。伊斯兰教是张氏信仰的宗教,他们引领着张氏家族坚定地走在安拉的正道上,为张氏,为本村乃至嵩、寻两县的教门事业,热枕服务,成为教门事业的楷模。再展示这段历史,让后人更加尊敬、爱戴、学习我们的老前辈,让大营的教门事业更隆。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将他们的事迹作如下介绍:

一、哈吉张照(18491926

十九世纪末,清光绪二十六年(1901年),张照巴巴不畏艰辛,在当时社会动荡的情况下,亲率妻子和义子张朝品,与滇南哈吉米德芳、李开广、田巴巴等一行九人,随马帮从茶马古道步行南下,沿丝绸之路西行,到达满目沙漠的阿拉伯地区。在清末“屠回”以后,教门赢弱的情况下,不畏时局动荡,路途艰险,完成了五功中最艰难的一课。张照一行九人穿越了蛮烟瘴雨的云南南部和缅甸东北部的原始森林,受到泰国穆斯林的热情接待。经过翻山倒海的海浪颠簸和阿拉伯大沙漠的风沙烈日,忍受了饥饿、晕船呕吐和沙漠干渴考验,躲避了海盗、土匪、猛兽突袭的侵害,历时近两年,方返回到家乡。张照一家的壮举,是近代以来,特别是清末屠回事件以来,滇东北地区教门事业的大事,对推动滇东北教门振兴,有着极大影响。哈吉张照的童年是在清真寺度过的,他耳濡目染把斋、礼拜、谦和宣传教义的宗教生活,种下了信仰的种子。懂事后,在水磨房劳作的同时,不断向阿訇学习了解伊斯兰教知识,懂得了“伊斯兰” 的原意就是“顺从真主,人类和平” ,就是“敬爱人” 。“敬主” 就是按古兰圣训的要求办,“爱人” 就要按伊斯兰的要求为人,因此张照养成了不沾染不良嗜好,认真履行教义、教规,将把斋礼拜作为自己的终身修养。同时把依教义要求辛勤劳作作为荣幸。张照的遵循和勤奋得到了安拉的回赐,他经手管理的水磨房,收益颇丰,成为村里的富户。

张照夫人,在他的影响下,夫唱妇随,热爱教门,勤劳,持家,把孩子抚养成人。家庭的富足有他的一份功劳。

张照认识到钱财是真主赐予的,是交给自己代行管理,要用在真主的诰诚上,因此他供养经学优越的侄儿张朝品完成哈里发的学业,并将其收养为义子,继续供养到外地深造;他常对贫困人作过不少施舍,曾说,我们不经意的一些施舍,往往对受困者是极大的帮助,真主要我们多做的是为受困者解困。朝觐荣归带来的新思想和推教门的工作,将滇东北地区乃至全省教门事业推上一个新台阶。

二、经书两通的哈吉巴巴张朝品(18721962

张朝品出生于1972年经学世家(原藉,寻甸牛街小书米丹),幼名张金三。因逃避屠回,随父颠沛流离在外,父亲后来受聘嵩明梨花村教长,自此落户梨花村。张金三自幼聪颖好学。1880年父将他送到原寻甸果马大营村清真寺静心念经。因随父时言传身教有一定的教门基础,加之勤奋好学,在同学中出类拔萃,深得教长喜爱,三年后穿衣毕业。教长建议送往下坊培养,苦无路费,欲弃学从业。叔父张照得知,认为张金三若弃学从业有失张氏人才,愿意承担张金三路途费用,将其送往下坊继续攻读,并为其收为义子取名张朝品,与子张朝凯等结为兄弟。张朝品自此如愿前往盘溪专心攻读,第二次穿衣毕业回乡。被大营穆斯林接入清真寺任伊玛姆,并担任《古兰经》讲解等课程。

张朝品在教学过程中深感不懂汉字之苦,教学质量难以提高。又想到如何使学生念几年经后,又能行教门又能谋生活。便使用“小儿锦”(用阿拉伯字母拼音汉字)自学中文。几年刻苦已能熟练使用汉字,培养的学生也都是经书两通的人才。后来有的学生从政从商就有汉文基础,这对社会是一个贡献,举家朝觐,在滇东北地区为首举,为全省一同朝觐的教胞所感动。

新老世纪之交,叔父张照二老欲前往天房朝觐,张朝品应约前往,以便互相照应,共同完成“五功” 。

张氏一家三口朝觐荣归,为寻甸、嵩明和滇东北地区的穆斯林大增光彩。数十所清真寺前来朝贺,纷纷赠扁题为“哈克及第”、“ 朝觐先驱”。大营村全体穆斯林感到非常荣幸,随即将张朝品哈吉接到清真寺设帐讲学、开办“经堂教育”,此举为全省屈指可数,为 滇东北第一家。据资料,大营“经堂教育“从1903年到1940年为一个阶段(其中有小的间断),先后招收学生千余人,穿衣毕业百余人,学生遍布嵩明、寻甸、宣威、昭通、东川等地。大部份都到各地清真寺任掌教阿訇,在穆斯林中享有较高声誉。如马维海阿訇已成为昭通教门一柱。其子张文山已在历史悠久极为著名的广州怀圣寺任职。

大营清真寺为明代建筑,几百年来仍保持明代风格,清末至民国间由于张朝品哈吉的声誉,大营清真寺成了滇东教门的中心之一。连年来几大节日:入斋、开斋周围几村的阿訇、管事都爱集中到哈吉巴巴处探讨商议,清真寺不仅是几村商议教门大事,而且是文化学术研究的中心。迎来了国民党军政要员白崇禧、云南的马聪题字送匾,可惜五十年代被损坏。

史迹拾遗

哈吉巴巴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有天赋的童声,朗朗诵经,圆润入耳,他领拜、念经、赞圣在嵩明、寻甸、昆明等地堪称一流,听者无不肃然起敬。为普及伊斯兰文化,哈吉巴巴写了不少小儿歌、诗歌、劝善歌传播基本教义和敬主做人的道理,启发了不少穆斯林热爱教门,浅显易懂地把教门知识传播到村民中间。哈吉巴巴喜好书法,善写经对中堂,字体飘逸娴熟,图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已被许多穆斯林收藏。1940年至1952年,哈吉巴巴先后应聘于嵩明积德村、昆明迤西公清真寺担任教长兼伊玛姆。这段时期他教学热情更高,利用课余时间书写了大量《赫听》、《中阿对照杂学》、《妇女专用杂学》等小杂经。抄录装裱了《宝命真经》两部(一部送昭通布嗄清真寺,另一部收藏)。哈吉巴巴的中、阿文书法更得到升华,书写了大量的自装自裱的中堂经对。后期几年迤西公清真寺成为许多阿訇、哈里发探讨书法艺术的一角。

1953年,大营村和全县各地一样,经济恢复发展较快,社会稳定,全体穆斯林安居乐业。国家正推广扫除文盲兴学,大营村的扫盲工作掀起热潮,成了县、地的先进集体。穆民们强烈要求再兴经学,将“老巴巴” 哈吉接回家乡任教,盛情之下,老巴巴“哈吉” 亲率三子张运乾回乡创办“中阿经学班” ,大营中、阿并举的“经堂教育” 在老巴巴的指导下又恢复起来了,并受到国家的重视。三儿子张运乾被打成右派送开远小龙潭煤矿劳动改造。小儿子张运芳在北京也被打成右派送北大荒改造。哈吉巴巴得知被隐瞒多年的消息,便一病不起瘫痪在床,于196211月归真。

三、英才陨星张运魁(19091958

张运魁,字文山,哈吉巴巴张朝品的长子。1909年生于寻甸县果马大营村(现属嵩明县)经学世家。自幼受父亲为教为人以身作则的薰陶,立志一生为教,做一个德才兼备的伊嫫楷模。

自幼好学的他在父亲的帐下,孜孜不倦地学习中、阿文,且显示了阿文天才。1920年,父亲以最大的希望,送他到云南教门之乡——玉溪大营求学,1926年穿衣毕业。同年欲送他到盘溪继续学习。在交谈中,米教长知道了张运魁求知意图,并发觉他学识程度,有一定的中阿功底基础,很是高兴,认为是个难得的人才,提议将他留在身边就读,米教长有意培养一批基础扎实的现代后备人才。张运魁讲明父亲的意图后欲征求父亲的意见,米教长舍不得他走,便亲自写信给张的父亲,得到父亲的欣然允许,米教长得到了一个得意门生

米教长办学有方,教学认真,又有滇西名人赵钟奇、沙儒诚、李敏生等人和振学社(回族民间组织)教师参与地理、历史数理化等基础课教学,认真推行中阿并授的新学。1929年米教长因病去世后,张云魁、马钟明等同学转入永宁清真寺云南回族最高学府——振学社中阿并授学校,继续学习。振学社开办大学文化课程,聘有东陆大学(现云南大学)回、汉教授讲授专业课程。还常常结合“经训” 探讨时弊,关注国际教门论述作品。1930年振学社按照清末制定的《清真经学学生考试穿衣简章》规定,经过严格会考,张运魁、赛安泰、马钟明等六人“穿衣” 毕业。这批毕业生知识广、素质高,全省名声远播,被社会各界重视。

1933年,张文山、马光亮等十三人被云南回教俱进会推荐到当时中国回教最高学府一一北平成达师范学校深造。成达师范分为研究班(高等教育)、中师班和初师班,张文山和马光亮分在研究班就学。一年后,张文山、马光亮等人又转到广州大南路清真寺,加入由巴基斯坦、埃及特聘教师授课的高级研究班学习。研究班毕业,张文山受聘任怀圣伊妈姆参加教学和管理工作。

1936年,张文山返回昆明,受纳明安恩师邀请到永宁清真寺任教,重建大、中、小学“经堂教育”体系,担任中学教学工作,师兄马新三教小学,组成当时为云南省较年轻,较强的经堂教育的班底。

1939年云南赴埃及留学学生马坚、沙国珍回到昆明后,积极恢复停办多年的明德中学、小学的教学工作,相约张文山一起振兴云南回族教育事业,张文山积极参与教学和管理工作。1941年,纳忠等埃及留学生也回国助教,由于日本飞机轰炸日急,根据张朝品哈吉的建议将中学班迁往嵩明县杨林缜老猴街清真寺,张文山带领马坚、纳忠亲自到家乡老猴街实地察看,认为此地环境较好,便将中学班迁到老猴街清真寺,继续教学。此时西南联大回族教授白寿彝也疏散到老猴街,他除了每周到昆明讲课外都到外迁的明德中学担任历史教员。1942年,战争局势缓和,明德中学迁回昆明复课,张文山聘为行政部主任,负责教务、行政、财务、学籍管理、经费筹集等工作,他尽管任务繁重,工作仍然负责,受到师生和群众的好评。同年,张文山被聘为昆明永宁清真寺教长和明德中学阿专部主任并以最高选票担任新建明德中学项目协调负责人。1943年,学识渊博的张运魁任明德中学行政主任,同时前往开远大庄、新寨等地向全省著名的大阿訇马占品等学习、探讨“经注”、 经文的修辞、词法和内容。又将其前后紧密关联的几节经文的“颁降背景” 颁降时的意义和对当时的指导意义作了畅述,受到大家的夸奖,也显示了张运魁的阿文天才。在与云南省府军政要员马伯安等人的交往中得知其天赋,马伯安根据“魁” 字赠字号“文山” ,因此大家常呼他“张文山” ,后又聘为昆明明德小学任教,和清真寺的管理工作。1946年,明德中学迁入新校舍,办完全中学,张文山任教导主任兼任阿文和教义学课程。

张文山一生从事宗教事业,为穆斯林经堂教育付出艰辛,为明德中学的创办和阿语教学作了一定的贡献。这样一位杰出的人才,在“极左路线” 盛行时期未能幸免,195810月,去团山钢铁厂参加宗教界整风、“劳动锻炼” ,从此走上不归之路,殊为可惜。

【张氏后裔米志勇供稿 保明德整理】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

作者:保明德 搜集整理

嵩明大营村原属寻甸县果马地区的一个在历史上比较著名的村庄。清末明初全村有近两百户回民穆斯林,近千余人口。公元1960年划归嵩明县。远在回民反清时,曾是杜文秀领导的“云南回民起义军” 战斗的主要阵地,现还留下当时建筑的与清军决战的“工事遗址” ,原“西南联大” 白寿彝(回族)等教授曾对“工事遗址”进行过考察。反清斗争的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已载入史。历史上大营回族穆斯林具有爱国爱教,振兴教门的光荣传统,是省内闻名的教门村。

咸同年间清政权推行惨绝人寰的“屠回事件” 后,大营回族穆斯林更加认识教门,推行教门事业的发展,教门极为盛行。历史上出了不少“教门人才”,最为著名的要数张氏一家,被人们誉为“教门三杰” , 即:哈吉张照、张朝品,张运魁,他们誉享省内外,深受人们的尊敬、景仰。伊斯兰教是张氏信仰的宗教,他们引领着张氏家族坚定地走在安拉的正道上,为张氏,为本村乃至嵩、寻两县的教门事业,热枕服务,成为教门事业的楷模。再展示这段历史,让后人更加尊敬、爱戴、学习我们的老前辈,让大营的教门事业更隆。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将他们的事迹作如下介绍:

一、哈吉张照(18491926

十九世纪末,清光绪二十六年(1901年),张照巴巴不畏艰辛,在当时社会动荡的情况下,亲率妻子和义子张朝品,与滇南哈吉米德芳、李开广、田巴巴等一行九人,随马帮从茶马古道步行南下,沿丝绸之路西行,到达满目沙漠的阿拉伯地区。在清末“屠回”以后,教门赢弱的情况下,不畏时局动荡,路途艰险,完成了五功中最艰难的一课。张照一行九人穿越了蛮烟瘴雨的云南南部和缅甸东北部的原始森林,受到泰国穆斯林的热情接待。经过翻山倒海的海浪颠簸和阿拉伯大沙漠的风沙烈日,忍受了饥饿、晕船呕吐和沙漠干渴考验,躲避了海盗、土匪、猛兽突袭的侵害,历时近两年,方返回到家乡。张照一家的壮举,是近代以来,特别是清末屠回事件以来,滇东北地区教门事业的大事,对推动滇东北教门振兴,有着极大影响。哈吉张照的童年是在清真寺度过的,他耳濡目染把斋、礼拜、谦和宣传教义的宗教生活,种下了信仰的种子。懂事后,在水磨房劳作的同时,不断向阿訇学习了解伊斯兰教知识,懂得了“伊斯兰” 的原意就是“顺从真主,人类和平” ,就是“敬爱人” 。“敬主” 就是按古兰圣训的要求办,“爱人” 就要按伊斯兰的要求为人,因此张照养成了不沾染不良嗜好,认真履行教义、教规,将把斋礼拜作为自己的终身修养。同时把依教义要求辛勤劳作作为荣幸。张照的遵循和勤奋得到了安拉的回赐,他经手管理的水磨房,收益颇丰,成为村里的富户。

张照夫人,在他的影响下,夫唱妇随,热爱教门,勤劳,持家,把孩子抚养成人。家庭的富足有他的一份功劳。

张照认识到钱财是真主赐予的,是交给自己代行管理,要用在真主的诰诚上,因此他供养经学优越的侄儿张朝品完成哈里发的学业,并将其收养为义子,继续供养到外地深造;他常对贫困人作过不少施舍,曾说,我们不经意的一些施舍,往往对受困者是极大的帮助,真主要我们多做的是为受困者解困。朝觐荣归带来的新思想和推教门的工作,将滇东北地区乃至全省教门事业推上一个新台阶。

二、经书两通的哈吉巴巴张朝品(18721962

张朝品出生于1972年经学世家(原藉,寻甸牛街小书米丹),幼名张金三。因逃避屠回,随父颠沛流离在外,父亲后来受聘嵩明梨花村教长,自此落户梨花村。张金三自幼聪颖好学。1880年父将他送到原寻甸果马大营村清真寺静心念经。因随父时言传身教有一定的教门基础,加之勤奋好学,在同学中出类拔萃,深得教长喜爱,三年后穿衣毕业。教长建议送往下坊培养,苦无路费,欲弃学从业。叔父张照得知,认为张金三若弃学从业有失张氏人才,愿意承担张金三路途费用,将其送往下坊继续攻读,并为其收为义子取名张朝品,与子张朝凯等结为兄弟。张朝品自此如愿前往盘溪专心攻读,第二次穿衣毕业回乡。被大营穆斯林接入清真寺任伊玛姆,并担任《古兰经》讲解等课程。

张朝品在教学过程中深感不懂汉字之苦,教学质量难以提高。又想到如何使学生念几年经后,又能行教门又能谋生活。便使用“小儿锦”(用阿拉伯字母拼音汉字)自学中文。几年刻苦已能熟练使用汉字,培养的学生也都是经书两通的人才。后来有的学生从政从商就有汉文基础,这对社会是一个贡献,举家朝觐,在滇东北地区为首举,为全省一同朝觐的教胞所感动。

新老世纪之交,叔父张照二老欲前往天房朝觐,张朝品应约前往,以便互相照应,共同完成“五功” 。

张氏一家三口朝觐荣归,为寻甸、嵩明和滇东北地区的穆斯林大增光彩。数十所清真寺前来朝贺,纷纷赠扁题为“哈克及第”、“ 朝觐先驱”。大营村全体穆斯林感到非常荣幸,随即将张朝品哈吉接到清真寺设帐讲学、开办“经堂教育”,此举为全省屈指可数,为 滇东北第一家。据资料,大营“经堂教育“从1903年到1940年为一个阶段(其中有小的间断),先后招收学生千余人,穿衣毕业百余人,学生遍布嵩明、寻甸、宣威、昭通、东川等地。大部份都到各地清真寺任掌教阿訇,在穆斯林中享有较高声誉。如马维海阿訇已成为昭通教门一柱。其子张文山已在历史悠久极为著名的广州怀圣寺任职。

大营清真寺为明代建筑,几百年来仍保持明代风格,清末至民国间由于张朝品哈吉的声誉,大营清真寺成了滇东教门的中心之一。连年来几大节日:入斋、开斋周围几村的阿訇、管事都爱集中到哈吉巴巴处探讨商议,清真寺不仅是几村商议教门大事,而且是文化学术研究的中心。迎来了国民党军政要员白崇禧、云南的马聪题字送匾,可惜五十年代被损坏。

史迹拾遗

哈吉巴巴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有天赋的童声,朗朗诵经,圆润入耳,他领拜、念经、赞圣在嵩明、寻甸、昆明等地堪称一流,听者无不肃然起敬。为普及伊斯兰文化,哈吉巴巴写了不少小儿歌、诗歌、劝善歌传播基本教义和敬主做人的道理,启发了不少穆斯林热爱教门,浅显易懂地把教门知识传播到村民中间。哈吉巴巴喜好书法,善写经对中堂,字体飘逸娴熟,图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已被许多穆斯林收藏。1940年至1952年,哈吉巴巴先后应聘于嵩明积德村、昆明迤西公清真寺担任教长兼伊玛姆。这段时期他教学热情更高,利用课余时间书写了大量《赫听》、《中阿对照杂学》、《妇女专用杂学》等小杂经。抄录装裱了《宝命真经》两部(一部送昭通布嗄清真寺,另一部收藏)。哈吉巴巴的中、阿文书法更得到升华,书写了大量的自装自裱的中堂经对。后期几年迤西公清真寺成为许多阿訇、哈里发探讨书法艺术的一角。

1953年,大营村和全县各地一样,经济恢复发展较快,社会稳定,全体穆斯林安居乐业。国家正推广扫除文盲兴学,大营村的扫盲工作掀起热潮,成了县、地的先进集体。穆民们强烈要求再兴经学,将“老巴巴” 哈吉接回家乡任教,盛情之下,老巴巴“哈吉” 亲率三子张运乾回乡创办“中阿经学班” ,大营中、阿并举的“经堂教育” 在老巴巴的指导下又恢复起来了,并受到国家的重视。三儿子张运乾被打成右派送开远小龙潭煤矿劳动改造。小儿子张运芳在北京也被打成右派送北大荒改造。哈吉巴巴得知被隐瞒多年的消息,便一病不起瘫痪在床,于196211月归真。

三、英才陨星张运魁(19091958

张运魁,字文山,哈吉巴巴张朝品的长子。1909年生于寻甸县果马大营村(现属嵩明县)经学世家。自幼受父亲为教为人以身作则的薰陶,立志一生为教,做一个德才兼备的伊嫫楷模。

自幼好学的他在父亲的帐下,孜孜不倦地学习中、阿文,且显示了阿文天才。1920年,父亲以最大的希望,送他到云南教门之乡——玉溪大营求学,1926年穿衣毕业。同年欲送他到盘溪继续学习。在交谈中,米教长知道了张运魁求知意图,并发觉他学识程度,有一定的中阿功底基础,很是高兴,认为是个难得的人才,提议将他留在身边就读,米教长有意培养一批基础扎实的现代后备人才。张运魁讲明父亲的意图后欲征求父亲的意见,米教长舍不得他走,便亲自写信给张的父亲,得到父亲的欣然允许,米教长得到了一个得意门生

米教长办学有方,教学认真,又有滇西名人赵钟奇、沙儒诚、李敏生等人和振学社(回族民间组织)教师参与地理、历史数理化等基础课教学,认真推行中阿并授的新学。1929年米教长因病去世后,张云魁、马钟明等同学转入永宁清真寺云南回族最高学府——振学社中阿并授学校,继续学习。振学社开办大学文化课程,聘有东陆大学(现云南大学)回、汉教授讲授专业课程。还常常结合“经训” 探讨时弊,关注国际教门论述作品。1930年振学社按照清末制定的《清真经学学生考试穿衣简章》规定,经过严格会考,张运魁、赛安泰、马钟明等六人“穿衣” 毕业。这批毕业生知识广、素质高,全省名声远播,被社会各界重视。

1933年,张文山、马光亮等十三人被云南回教俱进会推荐到当时中国回教最高学府一一北平成达师范学校深造。成达师范分为研究班(高等教育)、中师班和初师班,张文山和马光亮分在研究班就学。一年后,张文山、马光亮等人又转到广州大南路清真寺,加入由巴基斯坦、埃及特聘教师授课的高级研究班学习。研究班毕业,张文山受聘任怀圣伊妈姆参加教学和管理工作。

1936年,张文山返回昆明,受纳明安恩师邀请到永宁清真寺任教,重建大、中、小学“经堂教育”体系,担任中学教学工作,师兄马新三教小学,组成当时为云南省较年轻,较强的经堂教育的班底。

1939年云南赴埃及留学学生马坚、沙国珍回到昆明后,积极恢复停办多年的明德中学、小学的教学工作,相约张文山一起振兴云南回族教育事业,张文山积极参与教学和管理工作。1941年,纳忠等埃及留学生也回国助教,由于日本飞机轰炸日急,根据张朝品哈吉的建议将中学班迁往嵩明县杨林缜老猴街清真寺,张文山带领马坚、纳忠亲自到家乡老猴街实地察看,认为此地环境较好,便将中学班迁到老猴街清真寺,继续教学。此时西南联大回族教授白寿彝也疏散到老猴街,他除了每周到昆明讲课外都到外迁的明德中学担任历史教员。1942年,战争局势缓和,明德中学迁回昆明复课,张文山聘为行政部主任,负责教务、行政、财务、学籍管理、经费筹集等工作,他尽管任务繁重,工作仍然负责,受到师生和群众的好评。同年,张文山被聘为昆明永宁清真寺教长和明德中学阿专部主任并以最高选票担任新建明德中学项目协调负责人。1943年,学识渊博的张运魁任明德中学行政主任,同时前往开远大庄、新寨等地向全省著名的大阿訇马占品等学习、探讨“经注”、 经文的修辞、词法和内容。又将其前后紧密关联的几节经文的“颁降背景” 颁降时的意义和对当时的指导意义作了畅述,受到大家的夸奖,也显示了张运魁的阿文天才。在与云南省府军政要员马伯安等人的交往中得知其天赋,马伯安根据“魁” 字赠字号“文山” ,因此大家常呼他“张文山” ,后又聘为昆明明德小学任教,和清真寺的管理工作。1946年,明德中学迁入新校舍,办完全中学,张文山任教导主任兼任阿文和教义学课程。

张文山一生从事宗教事业,为穆斯林经堂教育付出艰辛,为明德中学的创办和阿语教学作了一定的贡献。这样一位杰出的人才,在“极左路线” 盛行时期未能幸免,195810月,去团山钢铁厂参加宗教界整风、“劳动锻炼” ,从此走上不归之路,殊为可惜。

【张氏后裔米志勇供稿 保明德整理】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