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仁德弯腰树马姓回族历史探索
[作者:发布时间:2015-01-07 00:00来源:]

马开尧

寻甸仁德弯腰树,位于县城外西南边玉屏山下,距旧城墙(现为马路)仅百米之遥。昔日因清真寺每年轮流筹办“做节”事宜,全村住户分作三排(大阳桥大路以上为上排,大路以下至保家桥为中排,望风桥以下,关厢至鼠街子为下排),后改称玉屏、南屏村,办人民公社以后是两个生产队,现属仁德镇南钟居委会(除玉屏2个组、南屏村1个组外,含南钟街3个组、西门1个组)。有总户数752户,总人口3135人。其中,回族454户,2007人,汉族298户,1128人,是一个回汉族杂居区。这里的回族,一是姓氏杂(马、丁、保、桂、铁、白、杨、张、李、木、王、金)。二是回族汉族杂居区。三是以农业为主。这些特点,与一百多年前“换地方”(迁徙)有着直接的原因,其中客籍马这一家族就是当时从平彝腰站(今富源县腰站)迁来。这不能不从曲靖、富源等地的历史说起。

腰站,古称响水铺。今属富源县(原平彝县)中安镇所辖的一个村委会。地处县城西北万山丛中,依山傍水,与马头山(海田村委会)、阿丈冲(回隆村委会)隔山相邻,距县城也不过七八公里远。现有居民600余户,2600余人,全是汉族。有完小一所,教师13人,学生350人。

曲靖自古为入滇门户,从黔入滇(贵州进入云南),平彝(富源)首当其冲。秦代,在西南开凿五尺道;汉代接着又大修南夷道,打开了内地进入云南的门户,把昆明与北京连成一线。全长2553公里,沿途43站,腰站时称响水铺,是其中之一,车马往来。至元代,蒙古族入主中原,忽必烈派兵平定南中37部,又大加修筑,沿途建立“站赤”(蒙语“驿传”),十里或十五里或二十里设一急递铺,上命下传,下情上呈,往来其间。驿传有步递、马递、急脚递之分,急脚递最为紧迫,多是军情,必须日行400里。沿途站铺规模大小不等,铺卒多少不一。供往来人马歇宿、停留,备办人夫马骡、粮饷差使。专为传递军报的叫“站”。腰站(响水铺),其距离刚好在滇黔驿道(云南昆明至贵州贵阳之间),日行400里,人困马乏,至此要站。又因与曲靖西行响水铺站同名,疑因此而改称要站(腰站),沿用至今。

西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兵入西南征服劳浸·靡莫部,迫使滇王投降,开置益州郡,所辖味县(曲靖)、牧靡(寻甸)、铜濑(马龙)、同劳(陆良)。三国,建兴三年(225年),诸葛亮率大军南征,孟获降服,会师味县,称这一地区为“不毛之地”。后益州郡改建宁郡,郡治所移至味县“总摄南中”。以后至唐朝初年,历经500余年,这里成为云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宋宝祜元年(1253年),忽必烈派大将兀良合台率10万大军入滇,从金沙江直捣滇西大理,进而进军滇中各地,平定云南37部,建立19个万户府,万户府下设千户、百户,大批将士留下分布各地“屯聚牧养”。这批人中有蒙古人、色目人(回族)等。至元十一年(1274年),朝廷任命回族人赛典赤·瞻思丁任云南“平章政事”,撤销万户、千户、百户等军事统治机构,改设路、府、州、县。同时任命当地民族中的上层人士充当世袭土官。这期间大批回族进入云南,百余年间,不少中亚、西亚的“回族”和新疆的“畏兀儿”作为官吏、将领、士兵、工匠,被派进云南达10多次。在落籍云南的过程中,与其它民族通婚融合,形成回族。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付友德、沐英(回)、蓝玉(回)率军30万由黔入滇,首战元梁王军10万余人于曲靖白石江,大败元军,平定云南。沐英留镇云南,其部下多属江南、甘陕等地回族,分布滇东各地镇戍屯田。明代实行“军户制”,这些派驻到屯戍地区的将士,日后成家,历经几代逐渐脱离行伍生活,变为自耕农民,形成村落。有的大姓,成为当地旺族。客籍马始祖马文逵,字安礼,他和后代的墓碑尚存在弯腰树村后山上,他的碑刻“随沐英监军兵靖入寻阳,元配张氏自金陵随居寻地”字样。可证客籍马姓入寻甸之始。

公元1644年清军入关,建立清王朝。1728年鄂尔泰被任命为云南、贵州、广西三省总督,公元1726年至1731年间,鄂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开展了大规模的“改土归流”,用兵频繁,许多从河北、山东和四川来的回族将士随将领哈元生、冶大雄、许世亨、哈国兴等在川、滇、黔交界地区驻防,最后落籍滇东北昭、鲁、会、巧等地,发展成许多回族村镇,使滇东北成了回族较多之地。

元、明及清初,是回族进入云南东北部地区发展壮大的主要历史时期。腰站回族的历史,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形成的。据腰站村现已七八十岁的几位老人回忆,在一块石碑上有“洪武三年”字样。传说马、丁、王、史、温五户,洪武三年到此。马家后来发展成望族,现在腰站村仍旧使用的地名,有马家大院(遗址一片耕地)、马家大沟、马家石崖、马家坟山(有墓碑,但已倒塌)、马家开垦的马掌田等。从马家大院穿过的铁路(19668月动工修建),开挖路基时曾挖出稻谷、瓷碗等物。离马家大院南一百米左右是“腰站小学”(原址是礼拜寺),学校东南场边还留有一棵三四人合围的树桩,据说1983年建校时还有枝叶。镶成石坎的石碑上字迹仍依稀可见。

公元18569月,滇西回民起义,推举杜文秀为“总统兵马大元帅”,在大理建立了政权。滇南、滇东各地回民也纷纷响应。滇东回民起义,早在咸丰三年(1853年),汤丹铜厂马二花举兵反清,前后五个月被镇压。1856年,鲁甸马连升率幸存青壮年逃往宣威梨山,被回民推为“谋主”,联络滇西杜文秀义军,在宣威卡郎、曲靖一带建立据点,封马卓四(注)、马元武、丁亮洪、王怀葱、马荣、马广、何把石、李龙波为都统将军,抗击清军其力量最强时,控制了迤东所属七府州、县,威及贵州普安、威宁、兴义等地。清政府视为“肘腋之患”。寻甸马荣、马广、马天喜、马天顺四人,原籍东川茂麓,也曾参加马二花起义,失败后马荣、马天顺、马天喜落脚寻甸仁德等地,马广落脚塘子。起义以后,他们与马连升、马银成(一为马汶成)联成一气,使寻甸成为迤东回民抗清斗争的据点。

同治元年(1862年),马荣在起义后不久接受招安,“署武定营参将”。

同治三年(1864年),清军将领岑毓英率军由陆良进攻曲靖,马连升被斩首于曲靖东山寺,起义军失败。曲靖沾益城内回民惨遭杀害,所有的礼拜寺被焚毁,幸存的回民被强制拔营(一说七营下寻甸)到寻甸、曲靖桂家屯等地。同治八年(1869年)杜文秀义军围攻昆明时,寻甸归顺清廷。但是到了1874年,岑毓英认为寻甸三四千户回族中多是从沾益、宣威、马龙、平彝、嵩明和东川乌龙、六坝等地迁来的回民,于是派军队将他们分批遣送回原籍。“至平彝县马头山、腰站、阿丈冲三处共220多户,则安置在距寻甸州城十里外乡村,把回民的遗产清查,计口授田,始与汉民间杂居住。”民间流传“红、白旗闹事”时期,20乡指曲靖、沾益、平彝、马龙四县20个乡“换地方”。(注2

平彝县马头山距腰站、阿丈冲都不过10公里,原有回民40余户,200人,因参加起义,惨遭屠杀,死的死,逃的逃,变成“废地”。事态平息后,搬回一户守祖莹,迄今百年发展有15户,52人。腰站(现为村委会)已无一户回族。阿丈冲(现名回隆)有回族400余户,1700余人。

腰站马姓回族迁居寻甸仁德(县城外西南边)弯腰树上、下村,当始自1864年至1874年的十余年间,是与滇东回民起义的成败相联系的。从腰站礼拜寺、学校、坟山以及马家大院等沿用的地名,可以当时的村落、家族已成一定的规模。曾祖马纯活了80岁,随他的父辈到弯腰树时20岁,在寻甸生活了60年,家藏经书数十卷,至今尚残存《四书集注解》、《近思录集注》、《治家处世》等,时人称曾祖经、书两通,见面尊呼:“先生!”可以看出耕读传家、诗书济世之风。

史迹拾遗

腰站马姓(客籍马),系明初从南京应天府上元县从军随沐英来云南,兵靖入寻甸等地,落籍腰站始为军户。咸同年间迁至寻甸,披荆斩棘,繁衍生息15代人,成为望族。至今一百三十四年,传七代人。除居住弯腰树外,还有照回村、花箐哨、白家哨、新村、甸头、塘子等地。

1949101,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内各民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回族人民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各行各业都有人才参与建设祖国,五十多年来真正获得了新生。

【注①:马卓四(马戳四、戳四大人、马银成、马汶成、马文成疑为一人),资料传抄时所记不一。腰站回民起义领袖,病故,葬于弯腰树村北后山上,墓碑尚存,为腰站迁居弯腰树马姓先祖辈。

注②:“20乡换地方。”沾益县(含宣威、平彝一部分):保家乡、双河、石羊、阿丈冲、腰站、马头山、永安、卡郎、大石、黎山、新文、姑佐、松林。马龙:旧州。曲靖:桂家屯等地。

注③资源来源:一是祖辈口传;二是亲到腰站、阿丈冲实地查访;三是查阅《云南回族史》、《曲靖地区志》、《曲靖民族志》、《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县志》、《云南民族工作的实践和理论探讨》等。】

­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