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 索 引 号:015155419-201612-017111
  • 主题分类:热点回应
  • 发布机构: 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 发文日期:2014-11-29 14:39
  • 名  称:寻甸魏所村异味笼罩 村民质疑化工厂排污
  • 文  号:
  • 关键字:

QQ图片20161213143733

   夜幕降临,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工资灯火通明,整治后,在化工厂附近,依旧能闻到刺鼻的二氧化硫和硫化氢混合气味 记者资渔/摄

QQ图片20161213143737


距离化工厂50米左右的荒置土地上,附近的村民们仍旧在这块地上放牧

QQ图片20161213143740

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的排水管,在整治后已经停用

  大半年来,村名韩利平经常在夜里被一股异味呛醒。这股异味既像是臭鸡蛋的味道,又像鞋子掉在火里发出的臭味。

   无法阻止这股异味,韩利平只能随时紧闭门窗。可即便如此,媳妇依然每月要去村里的诊所好多次,原因是喉咙不舒服,老觉得像什么东西阻在喉咙里,吐又吐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

   这股异味对于韩利平所在的寻甸县金所乡魏所村的村民来说很熟悉,没有村民没被这幅异味裹挟过。甚至这股异味还飘到了10公里外的寻甸县城,县民族中学的部门学生上课时都要带着口罩。

   村民认为,这股异味与今年三四月份开始试运营的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先锋化工”)排出的废气有关。这家主要生产柴油、汽油的化工企业,距离魏所村最近的距离不足500米。

   11月,因为省、市、县各级相关部门的监管,那一股味变得不那么呛人了,可韩利平和其他村民还是担心,呛味会不会又回来。

   异味,半个月来淡了很多

   1125日下午,难得的大晴天,38岁的韩利平和媳妇在院子里倒腾完苞谷后,伸伸懒腰,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点了根烟抽着。

   半个多月来,那股异味虽然偶尔仍能闻到,但相比以前,味道淡了很多。更多的时候,他可以像这天一样,端着凳子,坐在太阳底下,晒晒太阳,打个盹。可为数不多的“偶尔”,却又将他的思绪拉回到以前。

   韩利平记不得具体日期,只记得今年3月份,离村子不远的先锋化工开始没日没夜地轰鸣。自此之后,他就很少能在晚上睡个安稳觉。“一到晚上七八点,异味就来了,关上窗户、捂着被子也不管用。”

   韩利平说,哪怕你离先锋化工再远,臭味依然浓烈。也因为此,一到晚上,村里就罕见走动的行人。“家里再难受,总比外边好吧!”

   除了晚上,村民们白天偶尔也能闻到这股异味。“在家里吃饭,感觉饭菜里都是那异味;在门口晾的衣服,晒干后也是一股臭味。”异味来得快,可去得并不快,有时能持续一整天。有风的时候还好,荒凉的山风猛灌进村里,将异味驱赶到更远的地方,村民们还能稍微觉得舒服些。

   刺鼻的气味甚至传到10公里外的寻甸县城里。26日中午,县人民医院附近的一家餐馆里,女老板正和客人聊着此事。“一到晚上,就会闻到那股异味,经常会持续几分钟,隔一会儿又飘来,太臭了,觉也睡不着,关上门窗也不管用。”女老板抱怨着。一旁吃饭的客人跟着附和:“是啊!也没人管管。”

   异味还传到城北的寻甸县民族中学,在一网站论坛上,该校学生戴着口罩上课的图片甚是惹眼。对此,该校工作人员没有否认,但当本报记者想要询问其中细节时,工作人员以“校长不在”为由婉拒了采访。

   气体排放严重的时候,寻甸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马友烈也闻到了那股异味,“不能否认,这个问题的确存在”。

   就诊,鼻子喉咙不舒服的人增多

   一时间,异味在这个600多户的魏所村里“传播着”。接下来,包括韩利平在内的很多人身体出现了各种不适。“喉咙不舒服”。

   韩利平能撑,可媳妇就不行了,半年多来,“我每月要去村里的私人诊所好多次,老感觉喉咙沙沙的,像什么东西阻在喉咙里,吐又吐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

   村医黄师傅对此深有感触。这个40岁的男人,在村子开诊所已有十七八年。但凡村里人生病,到他那里就诊成了不二之选。在他印象里,从今年开始,村里鼻子、喉咙不舒服的人越来越多。“相比往年同期,数量最起码增加了一两倍,尤其以小孩子居多。”

   25日晚9点多,在他不足20平方米的诊室里,就有2名孩子输着液。黄师傅的妻子余春香平日在昆明工作,一周回一次家,很多次回家,她都被那股刺鼻的异味弄得睡不好觉。哪怕在白天,窗户也不敢开。

   对于这些情况,马友烈称,县卫生部门对县里各大医院近半年多来患呼吸道、肠胃等疾病的情况进行过统计。“但和往年相比,并没有多大起伏”。可他同时也承认,对农村私人诊所这块,“统计可能存在疏漏,也许有些村民是在村里看的,并没有去医院,对此,我们会进行核实。”不过,“现在也不能说私人诊所的医生说的话都是对的。”他话锋一转。

   马友烈并不否认刺鼻气味给村民带来的困扰。“如果长期呼吸,肯定会有问题”。对此,作为异味传出的源头,先锋化工安全环保部的工作人员说:“老百姓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这是好事,但有些举报也言过其实,怎么可能人生个病就和厂里排出的废气有关?如此说来,我们在厂里工作,不是个个都会生病吗?”说着,她指着办公室里的一名孕妇同事说:“她还不都好好的。”

   公司综合部一名张姓工作人员对此也称:“工厂之前在开远,异味比这边重,大家都习惯了。现在在这边,异味轻多了。”

   牲口死庄稼枯,村民认为与废气废水有关

   异味笼罩的大半年时间里,村里陆续有牲口死掉、庄稼枯死。村民们认为,这和先锋化工排出的废气、废水有关。

   今年秋季,韩利平家的六七亩苞谷地只产了1吨左右的苞谷,相比前些年,产量减了近一倍。他同样认为,这和先锋化工的污染有关,“苞谷刚开始长得还行,等长到开苞时,叶子就开始变黄,之后就死了,存活下来的,谷粒也很小”。

   村里人认同这一说法,原因在于,有几次,一大早起来,院子里突然多了很多有化肥粒那么大,黑漆漆、油腥腥的东西。“如果颗粒不小心弄到衣服上,就会很难洗掉,除非用洗洁精多次清洗。”韩利平说,这些颗粒都是先锋化工排出来的废气颗粒,“有些废料烧不干净,就成了颗粒,弄到庄稼里,不死才怪。”

   63岁的村民王菊英先前在先锋化工所在地的附近种了几亩苕子,专门用来喂羊。“可快要收的时候,却死了一大半,都是枯死的”。

   王菊英家今年还死了几只羊。“剩下活着的,也是病怏怏的,不好好吃东西。”说着,她从羊圈赶出一只母羊,“你看,喂饲料都不行。”

   韩利平家里养了几十只鸡。“去年养的鸡,到年底才会死几只。但今年,还没到年底,就死了剩下五六只了”。对此,他们也将其归结为先锋化工的污染所致。

   但马友烈对此予以否认。“关于群众反映的情况,我们逐条进行过核实。关于牲口死亡情况,都是疾病导致或者自然死亡”。而对于庄稼枯死的问题,“我们没有接到过类似舆情,接下来我们会进行核实”。

   化工厂环保工作人员说,排出的是清水

   宽两三米的魏所大河从草坪上蜿蜒流过,半米左右深的河水有些混浊。“以前很清的,现在这样,肯定和先锋化工排出来的废气、废水有关系。”杭双财说。

   草坪中间地带的河边,有一条泥泞浑浊的水沟,水沟的尽头离河边50米左右,是一块面积约10平方米、深约半米的臭水池,水池表面呈淡绿色,里面呈黑色,上面漂着一层油垢。天气不热,但仍有不少苍蝇在上面盘旋。

   水池上面两米左右的高度,是两个直径约1.5米的水泥管,里面黑漆漆的。“以前,厂里的污水就是通过这两个水泥管排出,然后通过水沟流到河里,臭烘烘的。大概一个月前,听说河下游死了好多鱼,大家怀疑是鱼喝了厂里排出的污水才死的,厂里听说后,就封了排污通道。”杭双财说。王菊英觉得,自家的羊就是喝这些污水死掉的。如今,排污水沟已几近干涸,泥土表面也已结痂。只不过,相比一般痂的颜色,这里的痂要灰很多。

   先锋化工厂安全环保部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承认,水泥管里曾排出过东西,“不过不是污水,是公司水池里的清水。环保部门不让排,我们就封了。”为何清水还会有异味,这名工作人员说:“可能是废气闻多了,才会感觉水里有异味。”

   厂方称火炬塔排气指标达标

   64岁的杭双财家里养了3头牛,去年之前,他每天都会到先锋化工旁边的草坪上放牛。从今年开始,因为呼吸难受,他来这里放牛的次数少了,“受不了啊!”可时不时地,他还是会来到这里,“空气再难闻,牛总得吃草吧。”

   草坪旁,是一座高二三十米的塔,村民们把其成为火炬塔,根据先锋化工厂安全环保部的说法,平时先锋化工的废气就从这里排出。

   25日晚,火炬塔火苗汹涌,随着风势忽高忽低,高的时候足有三四米。在村民们眼里,就是这个塔,让周围的庄稼枯死,“塔里经常会喷出化肥颗粒大的油渍,掉在附近的庄稼上,庄稼就枯死了;掉在草地上,草地也枯了。担心牲口吃了枯萎的草生病,工厂就派人把草铲了。”26日下午,杭双财指着草坪上几处土块裸露在外的地方说。

   对此,上述先锋化工厂工作人员说:“火炬塔的原理是用天然气焚烧废物,但不是随时排,偶尔才排。而且,现在排气指标也已达标。”

   草坪再往北走,穿过一条公路,就是魏所村村口,这是距离厂区最近的村子。记者目测,部分民居距厂区最多有500米。其实更短,在寻甸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曾提到,先锋化工厂距离附近民居最短的距离仅430米左右,低于国家规定的500米。

  体验,无法忍受的异味

   先锋化工隶属于由云南煤化集团和中国三峡总公司共同组建的云南解化清洁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公司位于寻甸县金所工业园区,其先锋褐煤洁净化利用试验示范项目是省重点工业项目“251”工程之一,是省20大重点项目之一,也是省2009年新开工建设的重要工业建设项目之一,主要产品为甲醇、汽油、液化天然气、液化石油气、工业硫酸、柴油、燃料油、酚类等。

   先锋化工综合部的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原来在开远,技术较为成熟。来到寻甸后,从今年初开始试生产。

   26日下午,先锋化工机器正在轰鸣,受西南风影响,厂里发出的异味向东北边的县城飘去。绕着厂子转一圈,记者发现,机器的轰鸣声及刺鼻的异味皆从厂里东北角飘出。站在厂子旁的路面上,刺鼻的异味呛得要命,人最多能坚持几秒钟。关上车窗打开车里空调,异味仍不能消散。开车沿路边绕工厂外围行驶1公里,异味丝毫未减。

   县环保局:共接到上百起投诉

   化工厂今年5月曾全面停产整改

   据寻甸县环保局统计,自从先锋化工去年底开始试运行至今,共接到上百起投诉,其中今年三四月份生产之初,遭到的投诉最多。

   因为此事,马友烈近来压力很大。“不止我,县里压力也很大。从化工厂试运行开始,相关部门就注意到了排污问题。一段时间内,县委、县政府还将此事作为县里头等大事来抓。”他说。

   马永烈介绍,先锋化工属于省属重点项目,2009年建设之前就经过了严格的环评审批,各种手续齐全。环保投入上,该公司约投入了5亿元,占公司投资的1/10

   异味最开始出现在今年的3月份。“当时,企业在试生产期间,因为煤炭燃烧不完全,排出二氧化硫等气体,导致异味扰民,影响了百姓正常生产生活。”马友烈说,之后,昆明市环境保护局对其下达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关于进一步消除恶臭气体污染污染扰民及环境整改意见的通知》。同时,在市、县两级督促下,该公司于525日至612日进行了全面停产整改,在取得省、市环保部门批准后才恢复试生产。

   曾有媒体报道,这件事还惊动了国家环保部。前段时间,环保部公布了“12369”环保举报热线7月群众举报案件处理情况,全国共受理环保举报149件,举报数量最多的是山东、湖北、河南、辽东,而云南最少,只有一件,即先锋化工因为异味扰民,上了环保部黑名单。

   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马友烈:

   无论达到何标准,起码让百姓满意

   之后半年时间里,异味得到控制,可在10月份,异味再次加重,“经查,是由于先锋化工在试生产过程中,试车装置焊接时有漏电,导致有机气体外泄。同时,受气象变化原因出现逆温,导致空气扩散缓慢,周边再次出现空气异味。”马友烈说。

   对此情况,寻甸县环保部门立即实行24小时不间断监测巡查,加大人力及动态监控频率,掌握空气变化情况,并及时将信息在第一时间传递到老百姓手里。同时,明确县级领导牵头包案,责任到人,妥善处置空气异味问题。

   为加快解决问题,“县委书记武斌、县长唐琪还专门到先锋化工总部——云南煤化集团有限公司与企业沟通对接。经过协调,先锋化工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启动环保应急预案,对试生产装置、运行设施全面排查,整改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半个月后,排气达标。”

   “但不可否认,虽然经过整改,县城里已闻不到异味,但距离先锋化工稍近的村子,偶尔还能闻到那股异味。我们的要求是,无论达到哪种标准,起码要让老百姓基本满意。”马友烈说。

   对此,经过协调,“先锋化佛能否保证,为尽可能减轻污染,他们决定在现有环保投入的基础上,继续加大投入。其中,对于固体废弃物,该公司正在建设固体废弃物填埋的渣场;对于液体废弃物,必须综合循环利用,达到中水回用的标准后,然后向功山方向排放,管道目前正在建设当中;对于问题最多的废气,他们正准备加大投入,购进更先进的设备,以求降低异味。”

   如今,原本打算明面初正式运行的先锋化工,因为排出的异味,正式生产的日期尚无明确的时间表。“我们的态度是:只要先锋化工不达标,不让老百姓满意,我们就绝不停止对其的严厉监管。”马友烈重申。(都市时报 记者程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