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寻甸古代教育研究
[作者:发布时间:2014-10-14 00:00来源:]

县回族学会 马兴才

一、办学肇始。寻甸在元朝以前,是彝族世居之地。根据现实考古的发现,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三国时,蜀相诸葛亮率军南征,安家的祖人助粮通路有功封为罗甸国王,封地就是今天的寻甸境内。安家征服了原住的土司,接收了寻甸,下设文武农工四部:文部设在今仁德毕摩村。文部的责任有一项是培养毕摩。毕摩在文部学习完毕以后,掌握了彝文化即爨文,被派往辖区内任职。这些毕摩实际是广大彝民人权与精神的执掌者,是极少数。往往一个地方只有一个毕摩,而广大彝民是不识文化的。(1987年有个调查数据显示,彝族的文盲达到90%。)

元朝统一中国以后,至元十二年、二十六年设军屯、民屯,回族、汉民进入寻甸屯戍,带来了汉文化。《曲靖教育志》载:赛典赤治滇,1276年在省城始创第一座孔庙。在此影响下,1285年,大理路、临安路、仁德府、永昌路等地相继建起了孔庙。孔庙设学宫,招收学生,有教无类,“虽爨僰亦遣子入学。”寻甸仁德府的孔庙建于何时,寻甸志书没有记载。但是元大德年间,赛典赤的两个孙子曲烈、优素辅到仁德府任达鲁花赤,可以肯定他们一定跟他们的祖父一样,建学宫,传儒学,建清真寺,扬正道。这样汉文化、回文化传入,打破寻甸千百年彝文化的一统天下。

1381年,明朝大军征服云南,回族大将军沐英奉命镇守云南。针对“云南土地甚广,而荒芜居多,宜置屯”的实际,沐英上奏朝廷,开垦云南。朝廷先后征调上百万人入滇屯垦。来自湖广,江南的百万人中,有部分回族。汉族居多,首次超过土著人。汉民把汉文化带入云南,回族也把回族文化带入云南。寻甸是当时的主要屯区之一,经过几百年彝文化、汉文化、回文化的碰撞、调适、磨合,寻甸形成了多元文化的集中地。明初寻甸设土知府,安氏世袭。明成化十五年(1478)安氏多行不法,朝廷实行改土归流,派流官代替土司。来任的知府都主张兴汉学,传播儒学,以汉文化开化少数民族。成化十七年,朝廷命“土官嫡子许入附近儒学”。弘治七年,寻甸创办寻阳社学,开始对幼童进行启蒙教育。正德元年,知府王淳将圆通寺改建社学。正德七年,知府戴鳌来任,见郡内山川环聚,厥壤膏沃,而独无人才。九建复奏办学,择府城东道院村创办“正养书院”。书院礼殿三间,南北翼室十二间,以及礼门和讲堂。出官银360两置学田64亩,作为书院经费来源。招俊秀弟子55人,聘请曲靖胡生澜执教。正德十一年立寻甸府学。正德十三年七月,戴知府遣使千里持书写到京师,请通义大夫、南京户部右侍郎撰写《寻甸府创建庙学记》碑文。文中写道:“孔子之道之大,天下仰止,庙学以大孔子之道而建,天下同之。”建议改建庙学。戴知府接受建议,将礼殿改为大成殿,办成寻甸庙学。(引自《嘉靖寻甸府志》)嘉靖六年,时任知府马性鲁征粮,马头以安铨抗粮不纳,用鞭裸打安铨之妻,引起原土司后裔安铨不满,借机起事,联络武定凤朝文裹胁彝民,烧毁府城,庙学被毁;打到嵩明、马龙、火烧昆明城,酿下大祸。嘉靖十一年,新筑府城,建大成殿于今仁德二中,招生于此就读。嘉靖二十七年,新任知府王尚用,时大成殿有廪生20名,增广20名,附学50名,习礼生10名,武生4名。嘉靖二十八年,知府王尚用见学生在城里,不用功于学业,仍于道院村建“翠华书院”房屋31间,设有专门考试的号房十三间。翠华书院一直延续到清雍正时被废。

清康熙三十三年,寻甸知州黄肇坤创办“寻阳书院”于城西门内,雍正十二年,知州陈齐庶重修,至乾隆五十二年知州常德改题“凤梧书院”,延续到光绪四年,知州王堃率士绅庶把书院改建在文庙之左,原址在今县粮食局所在地。光绪三十年凤梧书院改为官立高等小学堂。

清代在乡村办的学校多为“义学”。义学一般由地方乡绅筹办的启蒙学校,采取的是官办民助的办学形式。康熙二十九年寻甸州立义学于宦祠。康熙五十四年寻甸知州李月枝,奉巡抚官文,通令全州创办义学,以育人才,宣化、甸头、倘甸、那厘、隆丰等里创办了义学。雍正十二年创办猴街义学,乾隆三年创办王官屯、洗卡里、来凤寺、倘甸关圣庙、弼峰寺、柯渡虎街子义学,道光末年寻甸尚有义学11馆。咸同年间因战乱多数义学被毁,光绪末年逐渐恢复。例如柯渡坝内恢复了回族村、新村、丹桂义学。

光绪三十一年,朝廷颁布诏书废除科举,创办新学。寻甸州相继将凤梧书院改办官立高等小学堂,在原迤东道署设立官立初等小学堂。光绪三十三年寻甸州成立劝学所,劝学所人员逢街天上街讲演兴办学堂,扩大教育的好处。到宣统末年州城仅有初等小学堂2所,高级小学堂1所,在校学生83人,教员4名。乡下义学也纷纷改为初级小学堂。例如柯渡猴街义学改为猴街初级小学堂,聘请安宁的朱玉琪先生执教新学,学生18人;柯渡回族村义学改为回族村初级小学堂,聘请昆明龙头街先生执教新学,学生28人。与此同时在清廷宣布废除科举以后,出现了一些落第的秀才办私塾的办学形式,全县十余家。例如可郎村陶旭东的私塾一直延续到民国二年。

二、科举取士。史载秦统一中国后统一文字,实行“吏师制度”,汉代实行“征辟”、“举荐”制取士,魏晋以来实行“九品中正制”:“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就是官员从高官权贵子弟之中选拔,出身贫寒的即使有真才实学,也与做官无缘。隋朝统一全国以后,居于政治、治国的需要,隋文帝开皇七年(587)始采取分科考试来选拔人才,改变历史上选拔官员的弊端,历经唐宋元明清,形成中国古代人才选拔考试制度,官吏选拔制度。到清朝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止,持续1300年,影响了东亚,乃至欧洲的历史进程,因而隋文帝荣登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百人榜。

科举怎样进行,以寻甸人参加明朝、清朝的科举考试为例。

第一级考试——童试。明清的科举考试主要的是乡试、会试和殿试。在乡试之前考生必须获得参加乡试的资格——生员。生员可以通过两条路子获得。一条是通过拔贡、岁贡考试选拔到京城国子监学习,这种生员称监生,比如柯渡街的毕万福、马维麒。拔贡、岁贡可以直接赐官。

另一条是主要的路子,就是参加乡试前再“童试”。读书人参加童试无论年纪大小,一律称童生,考试包括县试、府试和院试三个阶段:一般州县考试为农历二月举行,分文武两场,由知县、知州主考,录取的考生接着参加府衙四月的考试。经县州府考试后,录取的考生参加由省学政主考的考试。因为省主考又称提督学院,所以省考称“院试”,录取后,张榜公布,称“出案”。院试录取后称为生员,俗称秀才。通过三个阶段的考试后,生员分往县州府学学习。生员分三等:成绩最好的称“廪生”,膳食由政府供给,名额有限制;成绩次等的称“增生”,也有名额限制;除了廪生、增生以外包括新入学的称“附生”。这些学生都要接受学政或教谕、教授的管教。所有的生员每年都要由省学政考试,按成绩等第依次升降,决定参加乡试资格。

第二级考试——乡试。乡试通常三年在省城举行一次,称作大比之年,逢“子、卯、午、酉”年八月在省城举行,又称“秋闱”。参加应考的考生,都是省学政巡回考试成绩优良的才能选送参加。朝廷派出主考官监考。考试内容为经史、时务、八股文、诗赋。云南清光绪二十九年在今云南大学至公堂,当时称贡院,举行最后一次乡试。乡试考中称举人、孝廉或公车,第一名称“解元”,前五名称“五经魁”。据《康熙寻甸州志·科举》卷记载,嘉靖三十七年戊午科,徐树纲中第十七名仕湖广永兴县知县;万历七年乙卯科,张大鹍中第二十名仕四川梓潼县知县;万历二十五年丁酉科,马图章中第五名;万历三十七年乙酉科,马梦箕中第二十四名仕湖广常德府知府;万历四十三年乙卯科,王燮元中第十六名仕贵州按察司副使;崇祯十二年已卯科,张震龙中第二十九名;崇祯十五年壬午科,张士龙中第五名;保傅中第二十三名,寻甸人由昆明县学;马膺捷中第四十二名。

从正德九年知府戴鳌创办“正养书院”始,到崇祯十五年壬午科共计127年,只有9人中文举;清朝顺治十八年辛丑科,刘体宸中第三名、余溥中第十一名;康熙二年癸卯科张元弼中第七名、马迅中二十五名仕临安府河西县教谕、杨凤诏中第二十六名仕鹤庆府教授;康熙八年乙酉科马兆经中第二十五名;康熙十一年年壬子科胡鼇中第七名;康熙五十六年年丁酉科张恒中第五十三名、杨淮中第十一名,以上摘录于《康熙寻甸州志·科举》。余其祥雍正癸卯科中第三名(余溥之子);杨中选乾隆癸酉科中第一名举人,乾隆辛巳科中第九十四名进士钦赐翰林院吉士仕直隶怀柔知县;马秉健乾隆乙卯科中试钦赐翰林院典簿;董训官乾隆庚辰恩科中第十七名,杨彦乾隆戊子科中第二十一名,马图乾隆庚寅科中第二十一名,杨安乾隆庚寅科中第五十四名,赵佳士乾隆辛卯科中第四十六名,杨文林(柯渡人)乾隆辛卯科中第四十九名,杨汝翼乾丁酉科中第十四名,李文升乾隆乙亥恩科中第四十一名,马琼标乾隆癸丙午中第四十八名,张云鸿乾隆甲寅恩科中第七名云南县训导,马良标乾隆甲寅恩科中第十四名习莪县教谕,马廷标(柯渡猴街村人)嘉庆甲子科乡试钦赐举人,乙丑会试钦赐翰林院检讨;胡应铨道光壬午科中第三十二名,胡鼇之孙。以上摘自《道光寻甸州志·科举》。

第三极考试称会试。一般在乡试的第二年逢丑、辰、未、戍年在京城礼部举行,考期在二月,又称“春闱”。主考为礼部派遣,应试者是乡试中举的举人。考试内容与乡试基本相同,录取的称为贡士。会试第一名称会元。寻甸古代参加过会试的举人明朝有9人,清朝到道光八年时有25人。

第四极考试称殿试,是最高级别的考试由皇帝亲自主持。清朝的殿试是在保和殿举行。一般是在会试后两日举行。考试内容主要是策问。应试者将自己的见解以作文形式写出陈述。经王公、大学士、院部大臣批阅,中者分三甲出榜。一甲三名,称进士及第,第一名叫状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二甲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名,赐同进士出身。二甲、三甲可以入翰林院,学习三年再考,择优授翰林院编修、翰林院庶吉士、翰林院检讨,授主事、中书、知县等官位。寻甸参加过殿试的只有中进士的明朝万历时的武进士易隆人杨明廷,官授木密所都司,天启二年奉命征贵州水西土逆安效良叛乱阵亡,为表彰他的功绩,寻甸府曾建“武进士坊”;乾隆辛巳恩科中第杨中选九十四名文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仕直隶怀柔无极知县;张翰寰雍正癸丑科中武进士仕清运千总官;柯渡猴街回族马廷标嘉庆甲子科乡试中举,乙丑科会试钦赐翰林院检讨。

从清顺治十六年到道光八年的191年间,寻甸参加乡试中文举25人,武举11人。

《道光寻甸州志·选举》记载:张尚礼、马邦俊、白豸、王调元、杨赞震、马伯升、马一熊(呈贡县教谕)是明朝万历年间的拔贡;杨渊、周思志是雍正时拔贡;杨中选、董为纪、陈景堂、潘灿云为乾隆时的拔贡;张凤诏、刘锡龄为嘉庆时拔贡;合煜英是道光时的拔贡。

拔贡中比较著名的是明万历时的马邦俊,初授官桂东县知县,后官升到广西浔州府通判,晚年回归寻甸,建学宫,捐住宅建明伦堂,被称乡贤,皇帝下诏建牌坊旌表,如今石牌坊还完好的竖在鲁背村后山中下坝马墓地。

岁贡就是每年一度的例贡。《道光寻甸州志·选举》记载:嘉靖岁贡24人; 隆庆岁贡2人;万历岁贡23人;崇祯岁贡20人; 明朝记录了69名岁贡,最著名的如马新民父子的传奇。马新民明万历岁贡,授新兴州教授。马梦箕万历乙酉科举人。《康熙寻甸州志》载“马新民宣化里人,为新兴州教授,多隐德,常见人偷刈其稻则取他路归,又盗入马厩,被家童获。公释而与之金,使营利自活,存心大率类。是一夕梦见箕,宿流于庭及旦得子,因名梦箕。既长使应乙酉乡试,复梦祈告曰,尔子临文以贤者,为圣人上天重尔世德且命中矣。后常以此语人,意在劝善。梦箕初仕为广东罗定州知州,升湖广常德府知府,所历皆有政声,人呼马青天,五年卒于任。常民戴之拥櫬来寻,犹有泣声,崇祯末年详请入祀”。马梦箕的坟墓在今嵩明龙院村。

清代的记载了顺治时的2人; 康熙时的32人;雍正时11人;乾隆时的57人;嘉庆时17人;道光时6人。清代到道光时共有岁贡125人。

以上寻甸古代教育的实例:寻甸开始办学的正德七年到道光末年,338年中只考起文举人34人,副榜4人,文进士1人;武举人11人,武进士2人,一批岁贡。但是与当时的总人口比较,微乎其微,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说明这种教育是为少数人的教育。这种封建时代的教育学制已经障碍了社会的发展,必须废除。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2014年第2期总第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