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寻甸治所考述
[作者:发布时间:2013-07-22 00:00来源:]

◆县回学会 马兴才

《明嘉靖寻甸府志·城池》说:“府旧无城,至明成化十九年(1484年)知府屈伸始筑土城”,有人认为这是寻甸治所的起始记载。然而寻甸的治所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历史空间。

1、“溢浦”传说。彝语称古代寻甸为埃涝。彝语“埃”是很深的意思,“涝”是宽阔无垠的意思。相传古代寻甸的彝族首领朴梢兄妹开发寻甸时,由于弯曲的牛栏江流水不畅,整个寻甸坝是一片白浪滔天的海。通过查看,他们把落脚点选择在今天寻甸坝北面山脚下的“溢浦”这个地方,开始对寻甸“海”边进行开垦。以后随着人口的增加,开垦的扩大,“溢浦”成为古代彝族的一个定居点。溢浦是彝语,意为水边的城池,成为寻甸的古名称,以后发展成为彝族的一个支系“矣部”,以后演变为“溢部”,这里成为寻甸的中心,成为寻甸的第一个治所。寻甸彝学会会刊取名《溢部文化》,可能是据此。

2009年仁德四小(中桥)标准化建设项目,离县城东约一公里的张家村以西的背来头施工,发现青铜器出土。经市县文物部门勘察,存在青铜时代墓葬群。随即进行考古挖掘,发现墓葬30 余座,其中有二层台情况;清理其中的14塚,出土随葬器物41件其中青铜器26件,铁器1件,陶器9件,玉器4件;根据出土器物推测为战国至西汉时期的墓葬;地层采集22件,其中青铜器4件,陶器9件,玉器7件,石范5件,瓷器1件,崇祯通宝1枚。另外还发现了明清时期灰坑、沟渠遗迹,发现了许多明清外来的青花瓷片。背来头考古发现为青铜时代墓葬群,上层存在青铜冶炼遗址;填补了寻甸青铜时代考古空白;墓葬文物丰富;墓葬分布密集。背来头离今雨布村不远,我认为古溢部的墓葬。(昆明市博物馆《寻甸考古重点勘探报告》)这一古墓葬群的发现,使传说的溢浦,成为了客观存在的现实。

2、溢部安戈鲁。《西南彝志》载:彝族始祖布慕遮第五十六世子孙妥阿济(济火),随蜀汉丞相诸葛孔明南征,济火献料、通道、助兵有功,封为罗甸国王,并赐安姓”。安戈是安家分封寻甸以后的第一代土司,他整顿兵马打败朴梢家的最后一个继承者溢布阿操,接管“溢布”,建造了“溢布安戈鲁”。鲁,彝语意为城,就是安戈城。他坐镇安戈城,下设文、武、农、工四部,权力集中一人,成了土皇帝。文部设在毕摩村,是安家最高学府、立法机关,制定各种法规和礼仪,由精通彝文,德高望众的长者担任;武部设在马稍鹅,负有招兵、买马、训练、保卫的职责,下设八大营,分驻各地,负责防卫;农部专管钱粮赋税,除总部大衙门外,还在磨得“金源”、拖得“倘甸”、塔婆“甸尾街”、蒿都“柯渡”、敲找“款庄”、果马“羊街”、亦郎“鸡街”设土司衙门。

通过今天查看城东的地形,道源村古城的遗址还清晰可辨。有理由认为这是海水逐渐往南退去后,安戈在此建的比溢布更大的一个“城”,安戈鲁。这里被后人冠以“道源古城”之名。这里是寻甸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治所。今天当地人还流传有“彝人坟”的说法,大营盘一带发现多处有土罐、瓦片等遗迹。

3、元代治所。元世祖至元十二年、二十六年元政府在寻甸设立民屯、军屯。二十七年仁德万户府改仁德府,嵩明划归仁德府,马龙亦划归仁德府,即“领高明、马龙二州,为美、归厚二县。”《咸阳家乘》记载赛典赤之孙曲列在仁德府任过达鲁花赤。元代仁德府的治所在什么地方?近读《明嘉靖府志·迁寻甸府筑城记》找到依据。其中有“府旧在云南东北几,二百里外接四川,内临武定、沾益诸夷。宋无纪,元仁德遗址在今城之东五里。其迁于旧治莫考。”为我们寻找元古城作了提示。2013年2月,马能俊、马仲能我们一行,查看了位于今下古城“城心田”古城遗址:东南古城土墙脚还有遗迹,古城四周清晰可辨。可以看出在以后的岁月,碰到连续雨水多的年成,这里部分被水淹没,威胁到了人们的生存。人们又将中心向西边迁移。于是便有了被后人称为下古城、上古城的名称。这就是我们寻找的元代寻甸治所。

4、明代治所。1)、屈伸土城。《明嘉靖寻甸府志·城池》说:“府旧无城,至明成化十九年(1484年)知府屈伸始筑土城,置三门。狭隘殆甚,居者艰之。正德九年(1515年)知府戴鳌增拓之,周遭三里许。建置四门:东曰大有,西曰高网,南曰清流,北曰凤梧,去今城北仅半里。嘉靖六年铨贼所破。”这座古城在哪里?崔金顺、周文藻在《寻甸府遗址》中说:“屈伸筑土城于中古城。”(见《寻甸文史资料》第三辑)。张兴礼在《寻甸县城建设》(见《寻甸文史资料》第五集)说“寻甸城原建在今城关乡中古城村,‘始建于明成化十九年。筑土城,置三门’”。桂希武在《寻甸之冠》第七中说“寻甸第一土城,古城。明成化十九年在今城关乡上中下古城筑土城置三门,明嘉靖六年安铨作乱,攻破城毁。”(见《寻甸文史资料》第十集)李明柱《话说寻甸古城》不但认定上中下古城为安铨所破的府城,而且还附有城心田的照片。(见《寻甸文史资料》第十一集)马仲能在《寻甸下坝马族源地考》(见《寻甸民族文化》2012年4期)中都异口同声的认定,今天的下古城就是屈伸土城。他们多是本地人,且文中或多或少引用了如《嘉靖寻甸府志》中的语句。如不认真研读《嘉靖寻甸府志》中的有关记载,会陷入“人云亦云”。那么屈伸土城究竟在哪里?

史迹拾遗

从方位说《明嘉靖寻甸府志·城池》明确记载“去今城北”。寻甸今城由于徐霞客说:“寻甸四门倶不正,盖因山势所就也。东门偏于北,南门偏于东,西门偏于南,惟北门差正,而又非经行之所。(《徐霞客游记》)”由此可以确定,土城应在今城东北方向。又因为《嘉靖寻甸府志·迁建寻甸府筑城记》载“城在旧治之右踰(越过)一涧内筑以土,外甃(用砖砌)以甓(砖)。”此句从另一方面提示,旧城在跨过一条山涧。联系上文得出:旧城在跨过一条山涧去的东北边的结论。由于四百多年的地理变迁,这条山涧在哪儿?原选址时,新城背靠青山,南面青龙山与玉屏山之间有一山涧。这一条山涧是从今弯腰树村边这条箐淌下来的;另条山涧是《迁建寻甸府筑城记》中所说的“右踰一涧”,就是马能俊先生所说的原“北门河”。《道光州志·城池图》标注的玉带河。正所谓南北两条山涧,二水“掖分如抱水”。笔者曾经到这一带,访问过当地老人。他们说以前以前城后有两条比较大的山水,一条就是北门河,一条是从青龙山淌下来的。这两条小河水到雨季水比较大。《道光寻甸州志》曾记载:知州舒瑞龙“在原有之沟渠上,加固、修、挖、培筑,将水势之直流,使转为曲复,回旋于城区,成环抱如襟带之状,名曰玉带,设专人管理,并令民植树固堤,使二水出城南杜家庄。”“召集士民集议,新建一阁于二水口涌泻处,设闸控制,此阁名曰锁水阁”。杜家庄早已不存在了,遗址在今气象站这一带,锁水阁也荡然无存,仍有一小股水从此流入前进河。当地人马开尧先生说,他们小时候只知道杜家庄是一片大麦地,而今天杜家庄遗址高楼林立。

从距离说《嘉靖寻甸府志·城池》记“去今城北仅半里”。据此原来被安诠所破的旧城,就是今天北观下村方圆三里一带地方。所以屈伸所建的土城不是上古城,不是中古城,也不是下古城。

2)、新建石城。嘉靖六年,(府城)“为铨贼所破,”“廨宇民舍,一日焦土”,“云南大震,戊子三月征兵四集始歼之。时按察使君集议,谓筑城复县,立千户所,以兵守之。总兵官黔国沐公泊前巡抚藩臬皆是之。乃遣按察副使欧阳君徒相度,归言:旧治隘,不可城。乱后民多死徙,不可县,唯筑城置所于旧治之左,何见村为宜。遂以疏闻报。《嘉靖寻甸府志·迁寻甸府筑城记》”闻报后“寻民胥怨为,谓村地苦尧,凿井不泉,害将以生”。于是群众上书巡抚,认为选址是大事,要听民意,筑城暂缓。三年后,巡抚都御使顾公命按察俭事君,遵从寻甸父老的意见,再次实地考察选择今天县城地址,受到百姓欢迎。

嘉靖十一年,都御史顾、御史刘等“亲旨相度地”,“乃渉山降原,遍历旧地与何见村与新所,议地皆曰惟。”新选城址“在旧治之右踰一涧”。“督工者本府知府刘秉仁、通判文诚,指挥王章等”,“率僚属告始事于城隍”。“乃斩木于海尾甸沙,伐石于石湾麦冲,陶土而埴,煅石而灰。”“取材之肩者,负者、軿牛而车者、筏而浮舟而挽者,执杂役而奔走者”,东南二门地势软,“工力数倍于西北”。“六月土城成,九月四门立,时久旱饥”。“越癸巳二月(嘉靖十二年)甓(砖)城讫工,是故金汤(之固)”。新城“内筑以土,外甃以甓(砖砌)”,“计周五百三十有奇尺,开四门:东曰启明,西曰宝成,南曰朝宗,北曰拱辰。”“又开三隧以泄水,而注之池。城内通衢(大道)四纵一横,三皆达城下。”“计役二千人历一年又一月,共计八十万,米一万二千石”。这就是明嘉靖十二年春建成的明代寻甸府的治所。这是寻甸历史上规模巨大的建筑的治所,一直沿用到新中国初期。

5、今日县城。几百年来一直传说寻甸城是坐落在一堵烂渣上。为了镇住这堵烂渣,用了“九庄(桩)十八把所(锁住)” 使地质稳固。这是寻甸人一种美好的愿望。实际上古代寻甸坝由于牛栏江弯弯曲曲,流水缓慢且不畅,形成了一片海洋。越到夏季海面更宽,风吹浪大,烂渣都吹到今天县城这一片,久而久之沉积下来,成了海滩。这与彝族的传说是一致的。这不是推测,这是考察寻甸坝地理变迁,阅读寻甸人治水的资料,得出的结论。

寻甸的八景,其中一景是“东江曲折”。嘉靖时期的知府王尚用赞美东江曲折说“月晃渔人滩上钓,风旋舟子浪头船。若非千古余波在,谁润寻阳万顷田。”诗人看到垂钓的渔人、大浪中的行船,想到治好水患,能使寻甸凸现万亩良田。使民众安居乐业。这是作为一个父母官的良好愿望。治理牛栏江水患历代都有记载。元代、明代屯田都在治理寻甸水患。元明时代记载的寻甸下坝、中坝、刘家坝、归拢河今天作为地名传下来;清代所建崔公渠、德公渠;道光寻甸知州舒瑞龙建“锁水阁”设闸控城北二水,使水出城南杜家庄。清代、民国时筑海屯、麦场围提,杉篙埂、某埂、某某围埂很多。但是没有根除寻甸水患。新中国成立以后,1957年洪水还淹到仁德小学。在1958年大跃进的高潮中,“对牛栏江百家村至卧嘎段采取截弯改直,调集全县7千民工进行大会战,共挖土方62方,投劳40余万个工日,投资15万元。同时开挖前进河,由刘家坝经县城边、蛤蟆塘、洗马河、下古城、木龙村卧嘎等地水位提高,汇入牛栏江减少了寻甸坝子的洪涝灾害。”(蒋程高《根治牛栏江》)以后又修理不少工程,直到1965年“四清”运动中,坝子中心排灌渠配套工程完工,寻甸水患才彻底根治,垦置良田2万余亩。近五百年“治水固城”心愿才得以实现。

这座治所从嘉靖十二年春建成,迄今2013年已历明、清、民国到新中国480年的历程。期间虽经历地震、兵燹、水患,经受历史的风霜。然而到民国时已是破败不堪。今天在县旧城原四纵一横仍看得出:一横:南钟街到东钟街;四纵:南钟巷、学府街、官井街、北营街。主街北头,东门街口以西,仍然窥得到民国时遗下的狭窄的街道,低矮倾斜的小瓦房,这是历史的见证。而使寻甸古城焕发青春的是改革开放的大潮。

寻甸治所历史悠久,但规模小。石城占地不到五百亩,半平方公里,人口不足五千人,到1949年时,民房多为土木结构的瓦房和草房。解放后五十年代后期拆城墙扩为一环路。八十年代新大街、南大门和复兴路等道路的拓宽,尤其是过境公路的修通,改善了县城的交通状况,县城建设面积达到0.9平方公里。九十年代东影路、通站路的建成,南屏街的贯通,为依托老城,开发新城区建设,为实施向城东发展战略,打开了通道。到1997年,县城达到2.5平方公里,常驻人口达到2万。同时水电,生活设施加快建设。2008年启动“两纵四横一场一带”建设工程,兴建市民休闲广场,龙泉路、月秀路和河滨公园。县城建设面积达到4.3平方公里。2009年开始北城新区的开发,当年建成地标性建筑寻甸体育中心;2011年推进北城新区,月秀路延长线,县城至道院公路的建设,全面完成“两纵四横一场一带”建设和凤梧路、东钟路、南钟街、学府路、翠苑路道路改造;东片区建成占地220亩的湿地公园;启动小碑村片区的改造;南片区月中路、龙泉路南段加快推进;北片区综合档案馆暨展示中心建设推进;新建凤苑路、翡翠路、屏月北路;完成北一环、北二环龙泉路3条主干道绿化改造工程。据统计到2008年县城绿化面积达到97.8万平方米,绿地率22.7%;县城的街道全部亮化,街道干净,绿树成荫,是真正的宜居城市。

新城建设资料来源:

唐琪2012年2月9日《政府工作报告》见《2012年寻甸年鉴》;

艾良清《改革开放30年寻甸呈现十大变化》,见《寻甸文史资料第十四集》。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2013年第2期总第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