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石虎枪声——土匪武装攻打柯渡解委会纪实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31 00:00来源:]

作者:马兴才

柯渡作为一个行政区,曾经包括太华(款庄)、郎华(可郎)和桂华(柯渡)三华地区;作为地名是指柯渡坝,柯渡村,柯渡街等。柯渡街座落在柯渡坝中段的柯渡村,柯渡河西岸,背靠高山。山的东面离街子约400多米的半山中,有个自然生成的大石头,远望就象一只猛虎蹲在那儿,俯视着柯渡街。柯渡人都把这儿叫做石老虎。

清代曾在柯渡街设团保,民国桂华乡公所就设在柯渡街财神庙。这座四合院坐西朝东,今南北厢房及大门上的枪眼清晰可见。四周围墙高耸,靠院东南还有一座碉楼。1950年3月,寻甸县解放,县人民政府成立,根据省地指示“寻禄新区”撤销,寻甸县成立六个区级行政区,三华地区属于第五区。区以下设立若干个乡,乡领导配备外乡人。例如,柯渡坝内就设立了丹凤乡,乡长攀凤章,副乡长毕兆兴;文博乡后又改为联合乡,包括新村、甸尾村,乡政府就在原财神庙里办公。虽然解委会随着区乡的成立而撤销,但是乡公所这所房子,人们习惯称解委会。

1949年到1950年,柯渡一直处于社会动荡之中。1949年4月鲁金有、丁立三的队伍开进柯渡,赶走原乡政府鄢文伯的队伍,与马寿华(鹤龄)的队伍在乡公所成立“云南人民自救军”。这支松散的队伍各自为正,不久马寿华的五大队被打散。1949年(农历)3月28日,边纵3支队开进柯渡解放了桂华乡,缴了乡公所所有乡丁的械,乡长鄢文伯出逃,被山垴的3个农民杀死。国民党桂华乡政权被推翻,成立了桂华乡解委会。1950年5月,凹椅子村丁王氏组织地主还乡团,杀害征粮队长李文博。同月下旬边纵6支队开进柯渡追剿还乡团。1950年7月,土匪武装王茂林部袭击小猴街,宋清泉、刘廷书同志牺牲。1950年8月,又发生土匪武装马才忠部武装攻打柯渡“解委会”的事件。

1950年8月,东川土匪武装马才忠部突然窜到柯渡,攻打柯渡解委会,并以武力抓来部分群众,逼迫他们去挖解委会的碉楼。密集的枪声震惊柯渡坝。由于柯渡接连发生地主还乡团杀害李文博,土匪袭击小猴街事件,区委、区政府的工作重心放在柯渡。住款庄李子树的区领导都到柯渡,就住在柯渡解委会的四合院里。当时在场的有:区委书记孙承燕、副区长李吉坤、特派员严吉宾,其他干部夏中雨、王道成、余级道、王凌界、曾世贵、田恩富、杨玉明,以及刚参加工作的绰号叫“小黄蜡”的陈正玲、王开兰和联合乡的几名干部。已知今还健在的有:陈正玲在金所供销社退休,生活艰难;王开兰80岁,县政协退休。

2011年7月6日,王开兰老人给我讲述了她亲身经历的这一场生死的考验。王开兰说,她是款庄多尼甲村,1949年3月家乡解放参加工作,在罗宰一带作群众发动工作。5月李文博牺牲以后,区委抽调一些干部到柯渡开展工作,她说她曾在回回村工作半年。“大约在8月的一天,正在解委会开会,站岗的同志跑来报告说,有一帮土匪窜到了柯渡街正在包围解委会。大家都非常紧张,纷纷拿起枪。孙书记沉着指挥,分配好人员,亲自带人上碉楼。枪声伴随挖碉楼的咚咚声,我们几个女同志很害怕,也有个别男同志吓哭了。不久碉楼被挖开一个洞,我们的枪都朝洞口打,打死了两个十四、五岁被土匪逼迫来挖洞的男娃娃。随后孙书记找了口大铁锅,把洞口罩住。见打死了人,土匪又蜂拥着从大门攻击。正在这时从解委会的后面石老虎那里传来了一阵枪声。土匪见状以为是援兵到了,急忙撤出,从百家哨翻越大山走了。”

土匪撤走后不久,款庄的民兵也赶到。事后知道从石老虎传来的枪声,是丹凤乡长、苗族攀凤章、毕兆兴和马永元他们几位同志,从丹桂绕道解委会后面的山上打了几枪,以巧妙的策略解了解委会的围。这是一场生死的考验,十几名在场的干部接受了考验。就是在这样的考验中,干部不断的成熟,新生的人民政权逐渐巩固。参加这场战斗的人,不少已经离世,有少数还活着。他们中有的生活无忧的过着晚年,而有的例如陈正玲生活境况堪忧,应当引起关注。重温前辈的革命斗争史,让后人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从而发奋工作、学习,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力量。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2012年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