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播报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走进寻甸
两块碑记录了两个民族两个阶段的重要史料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1 00:00来源:]

作者:马能俊

联合乡多素村彝文碑和柯渡镇丹桂村杨氏公墓碑是我县范围内回、彝两个民族比较有代表性的两块碑。立于清朝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的多素村彝文碑记录了彝族从昆明迁徙到寻甸,在寻甸和滇东北发展繁衍的历史。立于清朝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890年)的丹桂村杨姓公墓碑,记录了丹桂村回族群众在杜文秀起义时期惨遭杀戮的史实。两块碑都有重要的史料性,是研究我县彝族迁徙发展繁衍和回族积极参与杜文秀起义的珍贵史料。

现将两块碑的碑文录释于后:

多素村彝文碑

在我县联合乡多素村有一块彝文碑。我和马媛琳、马东纯、陈关生、张明权、罗清海等同志曾从转龙方向艰难地步行几个小时到达多素村的村东头找到了这块碑。

彝文碑碑高110厘米,碑正面宽33厘米,上方刻有“祖得流芳”四个大字,整个碑面采用竖写,一路书刻彝文,一路用汉文书刻彝语的读音。右侧宽29厘米,书刻汉语叙述彝族迁徙到寻甸繁衍发展的历史。左侧宽29厘米,书刻安姓各代人名及光绪五年孟春字样。碑为方柱形,碑帽为四角亭形,碑高35厘米,两角间距56厘米,碑座高20厘米,宽70厘米,长50厘米

右侧汉文碑文序文如下:

尝闯(应为“闻”,编者注)天地初开人生于寅古滇开先惟我三姓黑彝一为德补华(言)姓安姓张姓杨一为德喜(从)华姓禄姓李姓都为九种之别教百濮之首族也贵族乃德补贵胄初落籍昆池官渡木深枝茂子孩几媲螽斯于帕南黑龙 潭本果得言(拖)言跑马 平也分为四十七族贵族由帕南入籍倘甸一甲兆乌长之入三甲戈来卡(去声)分一支上九甲禄嘠已另祠而祀勿庸议及本支又分一支入东川落籍明镜里汤丹野马川又分一支由戈来卡入赘禄劝他颇马姑姑村长支再由戈来卡入籍发安哨多素于同治己亥年选祠于此而移祀焉。

现将上述碑文用现代白话文译释于后:

曾经听说,自从盘古开天地,有了人类的生存和繁衍。古滇开创的时候,只有我们三姓黑彝,一是德补华,姓安,姓张,姓杨;一是德喜华,姓禄,姓李,姓都。有九种的区别,是各部落(百濮)的首要部族。贵族是德补高贵的后裔,最初落籍在昆池(即现在的滇池)边官渡一带,像高大的树木一样,枝叶繁茂,子孙像虫一样多,在帕南(黑龙潭)本果得(又说在跑马坪)分为四十七族,贵族由帕南(黑龙潭)入籍倘甸一甲的兆乌,大的入三甲戈来卡(又叫戈利卡),原分一支上九甲的禄嘠,已经另外立祠,就不要议论它了。本支又分一支入东川,落籍明镜里汤丹野马川,又分一支由戈来卡入赘禄劝的他颇马姑姑村。大的一支再由戈来卡入籍发安哨的多素村,在同治己亥年(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选祠堂在这里,所以就移到这里来祭祀。

这块碑的特点是用彝文和汉文两种文字作序,这在我县的碑记中还是第一块。

多素村的彝文碑,根据传说,记载了我县黑彝族的祖先如何在昆池的官渡、帕南等地繁衍发展,以后又从黑龙潭迁徙到寻甸并在滇东北分支繁衍的情况,是了解和研究我县黑彝族生息繁衍和发展的重要资料,有很强的史料性。

丹桂村公墓碑

寻甸县柯渡坝丹桂村杨家坟地有一块公墓碑。碑高162厘米,碑宽74厘米。碑立于大清光绪贰拾陆年(公元1900年)二月二十日。碑文录后:

因同治甲子年(公元1863年)奉上宪修造固老小之营至戊辰年(公元1868年)有迤西杜大元帅开拾捌大司领兵同小姐功(攻)打省城迤东各方修造固老小之营头(投)顺大司抬白旗大司喜赐冠军之名至己巳年(公元1869年)正月初六被杨玉科仝款庄亦郎抬红旗领兵违(围)困四方无兵来救无奈只得头(投)顺红旗杨玉科进营点名将我壮兵刁(挑)选回汉八十多名兵同杨玉科至邵甸孝(效)力住扎甸尾村日日上前出力两月之数后被本坝马映东撒时昌由果马领兵披星扒(爬)入我营杀伤红旗之人有镇守我营段官至天明将来兵杀出营外又使人送信敢(赶)玉科得知将我孝(效)力之人净杀于住扎之地玉科领兵回营伤我老少我武生杨戴清只想得全节之名有年少之女怕失节闯入我家中三月二十八申时同我全家放火而焚伤哉伤哉终于本村公水碾后营内挨东边营埂乙(一)岁至八九岁小人不计其数(后边是当时死难的四十八人姓名)。

大清光绪贰拾陆年(公元1900年)二月二十日杨姓阁族仝立。(碑文中括号内的字为抄录者所加)

立这块碑的历史背景是:清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杜文秀领导的大理革命政权派出了杜文秀十八岁的女儿杜凤杨(人称小姐)代帅,并以十八大司率领二十二万七千人东征昆明。得到了滇东南各地以回民为主的起义军的响应,将昆明团团围住,经过两年的围困,使云南的清政权陷入了困境。在省城岌岌可危之际,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三月,巡抚(省的最高行政长官)岑毓英委命时任游击加副将衔的杨玉科率部绕会川,偷渡金沙江,从侧后偷袭东征军的后方,连下元谋、武定、禄劝、萝次四州县城。以后又于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正月,东进攻克柯渡、可郎,并对柯渡、可郎的各族群众进行滥杀屠戮,由于其攻克屠戮柯渡、可郎人民有功,受到清廷的封授和拔擢。据杨玉科在《武功记略》里标榜:“嗣因嵩、寻两州贼势猖獗,我军到处屡攻俱不利,岑中丞(巡抚岑毓英)檄余往征。爰奉中丞委,于同治八年正月身领一军,踊跃奋攻,一战而平柯股(渡),再战二克柯(可)朗(郎),以报中丞。蒙中丞保奏,三月奉上谕,免升参将,以副将补用,并加励勇巴图鲁名号。”公墓碑文所反映的就是这一历史事件的具体事实。

碑文记载的历史事实是:因为同治甲子年(公元1863年),奉上边的要求修建保护老小的营盘,至戊辰年(公元1868年),迤西(滇西)杜文秀大元帅命令十八大司(大司是滇西杜文秀革命政权重要武将的官称)同小姐(杜文秀的女儿,东征军的代帅杜凤杨)攻打省城和迤东各方修建了保护老幼的营盘。这些营盘后来都起义投顺了东征的白旗军,树起了白旗。东征军领兵的大司喜悦,赐于冠军之名。至已巳年(公元1869年)正月初六,丹桂村的营盘和柯渡的回族群众被杨玉科从款庄、亦郎带来的抬红旗的清军围困。周围无兵来救,无奈只得又投顺红旗军。投顺后,杨玉科进到营盘里点名将丹桂的壮兵挑选了回、汉八十多名到嵩明的邵甸(现白邑)的甸尾村住扎效力,天天上前出力,共两月之久。这时被本坝(柯渡坝)的马映东(回回村人)、撒时昌带人星夜爬入丹桂村的营盘,杀伤了扎营的清军。当时镇守丹桂营盘的段姓营官到天明时将来兵杀出营外,又使人送信赶往邵甸报告杨玉科,杨玉科恼羞成怒,将在住地效力的丹桂的回、汉壮兵全部杀害,又领兵前来丹桂报复,杀害丹桂村的老幼。丹桂的武生杨戴清,怕清军到来闯入民宅,使年轻妇女被辱失节,三月二十八日申时将全村老幼妇女集中放火焚烧,场景十分惨烈。地点在后来的本村公水碾(后来称上水碾,在村外大石桥上边,与大石桥下边私人建的下水碾相距百余米)后营内挨东边营埂(后改作田畔,称为营盘田),一至八、九岁小孩不计其数。碑上还记有四十八人死难者的姓名。

公墓碑立于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距事件发时仅31年,较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历史事实。

这块碑的碑文虽然水平不高,且白字连篇,但它的历史价值却是非常珍贵的。它以通俗的语言记录了同治年间清军屠杀丹桂回汉壮丁和杨姓合族的惨痛史实。

——原载《寻甸民族文化》2009年第34